惟存教育--语文教育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让仿真文章走开

——大话写作天才之五


作者:尚爱兰

  打中第一只野鸭子——大话写作天才之一
  不会写字就写书———大话写作天才之二
  天下无书不可读———大话写作天才之三
  早熟的苹果好卖———大话写作天才之四

 让仿真文章走开———大话写作天才之五
 关于修改——————大话写作天才之六
 温情是幽默的天敌——大话写作天才之七
 所谓作文技巧————大话写作天才之八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上“算术课”,中学才叫“数学课”;“图画课”,后来改成“美术课”,我不知道这样的变动有什么道理,这些概念有什么区别。我觉得“算术”,表示初级,闹着玩的,还没进入正规的数学领域。现在都称为“数学”了,小学生到专家都一样。数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音乐家,美术家,政治家。小孩儿和专家,学问高低不同,本质是不变的。
  只有数学家,没有算术家。
  那么“作文”呢?有文学家,有作文家吗?
  为什么叫“作文”,不敢叫论文叫文学叫文章?
  为什么要降格以求?几十年孜孜不倦地降格以求?凭什么不让孩子写真正的文章?如果美术课十几年只教孩子画简笔画,而不告诉他更不让他练真正的美术?这正常吗?少年足球队,踢的是仿真足球吗?少年琴手,弹的是仿真钢琴吗?你能接受孩子学十几年仿真数学,练十几年仿真田径吗?
  人文领域,比如历史哲学文学等等,这些年,少年天才到底是出得太多了,需要打压,还是压根就没有?
  小孩写了一两本书,就被一片声地呼喝为“天才”,如果不是恶意捧杀,那只能说,是前辈用慈祥和爱护的眼光,去看儿童组的竞赛。试问:这些天才少年儿童(如果方舟也算一个的话),有独立建树吗?如果根本就是在模仿和追赶成人,那能叫天才吗?我记得韩国的李昌镐,是把大大小小的棋手杀得横尸遍野,才得了“神童”称号的。
  所以说,长期以来,我们的作文标准和要求,实在是低得可怜。
 
  为什么作文一直被视为初级的,练习的,仿真的?而正经文章,比如散文小说论文,我们认定学生是写不了的?
  从小学到高中,文体训练种类不少,最大训练量的文体是两大类:
  记叙文,议论文。
  试问:成人文章里有这两种文体吗?记叙文是什么东西?议论文又是什么东西?将来的工作实践中,用的最多的论文,为什么从来不练?
  请仔细回忆,出了校门,你有没有被要求,写中小学那样的记叙文议论文,哪怕一篇?有没有?那些所谓优秀的记叙文议论文,明显带有学徒工的标记,说句实话,只能投到从学生中来到学生中去的读物上去,搞自产自销。哪里能应付真正的写作呢。
 
  现在我来说出真相:小学中学练了十年左右的作文,根本不是文章!文章不是那样写的!从学会写字到走出中学,我们的作文课,那些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训练的是什么?
  是四不象的仿真文章!出了校门百无一用!什么都不是!
  我建议,废除“记叙文,议论文”等概念!从小学到高中,学校作文的种类重新划分,写真正的文章,重头就是两大类:
  论文,文学作品。
 
  方舟从开始写文章,目的很明确。就是写书。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的真正的书。而不是油印的在亲友手里传阅的册子。是散文或小说,而不是什么习作!
  有人说:九岁十岁写小说太早了嘛!是不是先写点日记?
  甚至有人说:先写100篇日记,100篇游记,100篇杂感,100篇寓言,再来写小说嘛!
  ——按每篇500字算,四个100篇,就是二十万字!练了二十万字,才来写小说,他们以为小说是什么?核尖端啊?高科技啊?某些人的专利产品啊?
  但是我们的作文不就是这样练的吗?以每个学生平均1万字/1年计算,十年就写了10万字。事实上,一般学生远不止写了这个数。为了慎重,我查了新版的《语文教学大纲》,上面有量的规定:小学高年级,各类习作共1.9万字左右,初中,各类写作5.1万字左右,高中课堂作文和各类练笔,超过5万字。加起来,已不止10万字了。10万字是什么概念?每个学生都能写一本书了!但是很多人,一出学校,就把写作视为畏途和终于摆脱的噩梦。十年练出十万字的四不象,这显然是不对的!
  我们也太轻视孩子的智力了吧?
  黄全愈博士的《素质教育在美国》一书中,提到美国孩子8岁就写论文。有些人不屑:八岁能写什么论文?
  黄博士列举了一些论文的题目,八岁孩子写得有模有样:
  老鼠有决策能力吗?
  古典音乐、乡村音乐、摇滚乐对植物生长的影响;
  食物的色彩与消费者的心理;
  狗靠什么来决定选择玩具;
  猫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
  辛辛那提地区的气温与环保;
  ——难道是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素质强吗?试问:这些题目中国孩子一定写不出来吗?问题是,我们几十年的作文课,出过这样的题目吗?
  我们从来没有让孩子写过!我们压根不相信他们能写!
 
  其他学科,整个的中国基础教育,都存在同样的问题:仿真。
  我们一方面呼吁孩子参与社会,一方面又本能地把孩子阻截在社会之外,呼吁的声音高涨了,就给孩子提供一个模拟和仿真的,提供点边角废料给他们随便玩玩。怕他们把真实的事情搞砸了!
  一旦孩子进入真实的成人领域,立刻惊呼:这么小就……这对小孩儿有好处吗?
  很多的教育者,他们的本职工作,就是阻拦孩子做事情。而不是给他们创造机会。
  什么创造性培养,九法十八式。根本问题不解决,说得花哨有什么用?
  创造性的培养,归根结底就是一条:
  让孩子独立地干一件真正的正经事。
  哪怕多小的事,是真的,而不是游戏模拟仿真的。告诉他成功的目标,对他说成功的好处,并提供条件,帮助他成功,肯定他的成功。就这。
  方舟为什么一定要写自己的书,原因就在这里。
  不能让她的写作天分,耗费在仿真作文上。
  那种带模式和套路的作文,只能把好好的写作天才写残废了,思维写残废了,语言写残废了。那种残废,是很难很难修复的。
  这是另外的话题了。很大的话题。

http://www.being.org.cn/cla/zwtiancai5.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