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语文教育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修改

——大话写作天才之六


作者:尚爱兰

  打中第一只野鸭子——大话写作天才之一
  不会写字就写书———大话写作天才之二
  天下无书不可读———大话写作天才之三
  早熟的苹果好卖———大话写作天才之四

 让仿真文章走开———大话写作天才之五
 关于修改——————大话写作天才之六
 温情是幽默的天敌——大话写作天才之七
 所谓作文技巧————大话写作天才之八

  有人问:“你的作文都是自己写的吗?你妈妈给不给你改?”
  方舟说:“她还没有我写得好呢。”
  我说:“我要不是学中文的,是学理工的就好了。”
  方舟说:“你要是个文盲更好。”
  那样就没有人会怀疑,这些文字,出自她的手笔了。
 
  第一本书出版时,要给一张图片配个说明。她是怎么写的:
  “这是在大连的旅顺的蛇岛照的,这可是货真的蛇,价实不实我就不知道了,可这蛇是真的,可以证明的,只有这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我说:“不行,不通,改了。”
  她大叫:“啊?怎么不行?哪里不通?就是通的!”
  我说:“的字用多了。”
  没想到,她还知道挺多,她说:“妈妈,你懂不懂啊?我们汉语里,‘的’字是用得最多的字,平均15个字就要出现一个‘的’”——她的说法没经过专家认证,可能统计有误。
  我说:“好好好,我们来数数。”
  加上标点是60个字,用了7个‘的’,平均8.57142857字,出现一个‘的’字,这回她无话可说。重新改过:
  “这是在旅顺蛇岛照的。这条蛇可是货真的噢!价实不实我不知道,可以证明我很紧张的,就只有这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了。”
  55个字,4个‘的’,平均13.75字一个,显然通顺多了。
  她写道:“唉,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我说:“不能用。换一个。”
  她说:“凭什么不能用?”
  我说:“21章刚刚用过了。”
  她说:“就你的记性好!”嘟嘟哝哝不情愿地换了个词。
  任何一个小小的改动意见,不拿出真凭实据来,根本别想说服她。
  即使拿出证据来,她也有相对的说辞来辩驳。
  在《寻找刺激》一章里。她写道:
  “他忽然对我回眸一笑,拽着我的衣袖,就飞奔向三楼。”
  原稿是“二楼”,我说:“二楼有什么刺激?改成五楼。”
  她说:“那个楼没有五楼,只有四楼。”
  我说:“那就四楼。”
  经过不依不饶地讨价还价,以“三楼”成交。
  有时她也会听我的建议。
  第一章《敬佩我》,我说,加个人物“冯圆”。
  她说:“为什么,这根本不符合她的个性!她不会当面敬佩我的!”
  我说:“那也要加,非加不可!第一章所有的人都出场了。只差一个冯圆了,她第一次出场已经是十二章了。那怎么行?”
  她想想有理,就加了。
  更多的时候,是听她的。
  比如结尾。她用“大了……大了……大了……”收场。
  我说:“这不行吧?是不是太草率了?”
  她说:“你看,这你就不懂了吧!香港有个电影,结尾就是几个照片和话外音:“大哥和美珍结婚,生了八个孩子;二哥去了澳洲;三弟还在九龙塘,有人在豪华游艇上看见他。”
  我一想有理,简单利索,还有点余音袅袅的意思。就认可了。
  看她写得有趣,有时我也想替她写。
  《二球运动员》写到一半她上厕所去了。
  我替她续了一句:
  “最可喜可贺的是学前班的小朋友……”
  她回来,二话不说就划掉,改成:
  “在整个运动场上,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最小的学前班小朋友……”
  还告诫我:“你不懂,别瞎改噢!你想想,这事儿没有什么‘可喜可贺’的,应该是‘引人注目’……”
 
  再说修改。
  课堂作文和假期作文就不说了。由她的语文老师改。暑假收拾书包,我才看见她在学校写的作文。基本都是“优”。
  这个小说,她写了近一年,写的时候,即使我觉得有点不同看法,也不提,由着她写。文章的脉络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不管怎样,也就是个小说而已,写不成就不写了,写不好重写。又不会造成大损失。
  这个小说的原稿超过了十万字,有一章,写了几个星期,用去了三个练习本,最后无法结尾,越写离题越远,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像这样的章节就废掉了。吃过了一次教训,下次,也就不吃同样的亏了。也有五六章是我的命题,或者划定范畴,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
  凡是我命题的,全都写到中途(1000字左右),她就写不下去了。
  她说:“这没什么好写的!我说写不成你非要让我写。”
  这些章节也废掉了。
  她自己学会了控制小说的节奏,整合人物,情节的开合铺排,情绪的调节掌控……众多技术,尽管她未能完美运用,我个人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必须有大量的文字积累做保证。
  近八岁写作到现在,她全部的文字超过了二十万字。
  我认为,中小学生的作文水平低,与低产量,大修改有关。过于强化“文章不厌千遍改。”——又不是名著,有那么神圣吗?重复训练,只能加重学生对作文的厌烦。
  以方舟每年写作8万字计算,平均每天写220字,多了吗?也许比普通孩子多,但肯定不是只有她一人可以做到。——220,其实不多啊,不信请看下面一段话,就是220字:
 
  芝加哥一所小学的孩子们,创作了一首赞美诗:第一天上帝创造了黑夜和白天;第二天他创造了天;第三天他创造了陆地和海洋;第四天他创造了太阳和月亮;第五天他创造了鱼儿和鸟儿;第六天他创造了万物与人类;第七天他决定好好休息;然后几千年后;他与乔丹一起翱翔。乔丹无疑是美国,也是全世界最走红的体育明星,他的智慧,体态,个性的有机结合,使之成为八十年代至本世纪末全球最伟大的运动员。遍及美国的民意调查表明,美国人崇拜的人物,一是上帝,二是父母,三是乔丹。
 
  《正在发育》完稿后,由我输到电脑里,不过至始至终在她的“监视”下,要是我提点不同意见,她就妄图以挖苦的语气和凶恶的态度,压过我。
  我说:“好有趣啊,这是真的吗?”
  她说:“真的真的——当然是假的了,虚构都看不出来!”
  *
  我说:“这个词……不行吧!”
  她说:“怎么不行怎么不行?就你会咬文嚼字,你怎么不去考北大?你怎么不去考私塾?在我们家窝着!”
  *
  我说:“我的乖乖女啊,这样写真的不行!”
  她说:“你敢给我改!行行你改!我不写了!我不写了!呜呜呜呜……”
  *
  我说:“‘吹弹可破’你都会用了?……我还不知道有这个词。”
  她说:“你看书少了吧?武侠小说里多得很!”
  *
  我说:“给我倒杯茶来!”
  茶端来了。不过,只要我一提修改意见,她就像个老式的缝纫师傅一样,往我身上喷水。我就笑得东倒西歪:“别喷我!卖盗版话梅肉的才喷水呢!别喷了!唾沫都喷到我身上了!你再喷!喷到电脑主机上要爆炸的……”
  没有修改的时候,她坐得不耐烦,就自己去洗手间照镜子梳头。做些装可爱的姿势,再傻呵呵地对着自己笑。说些“我觉得我越长越漂亮”之类恬不知耻的话。时间一长,我就要叫了:
  “你快点来!……别梳头了,臭美的你!”
  她把梳子带过来,到处乱梳。我就说:
  “梳你自己的小胡子,别来梳我的腿毛,烦不烦呢你!”
  要么就是她对我“训话”:不许老土!不许不情愿!不许装小孩,不许包牙齿,不许露牙龈,不许送下巴,不许收下巴!不许做手势,不许看我,不许吃东西!不许装可怜!
  在嬉笑怒骂声中,把稿子输进电脑里了。十来天而已。因为修改的气氛很轻松,好象排演喜剧一样,她又想出了不少特别出彩的幽默句子。
  电脑她也会使用。打字,绘图,上网,简单游戏。
  似乎还要特别说明一句:两本书的书名和小标题,都是她自己起的。

http://www.being.org.cn/cla/zwtiancai6.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