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探究学习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倾听·共舞·反思

——研究型课程与课堂教学改革


作者:汪佳敏 上海市冠龙高级中学

摘要 研究型课程的教学弥补了传统课堂教学在内容方面的缺憾,在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根据研究型课程的特点和研究型课程视野中教师角色的定位等理念,传统课堂教学应注入探究型课程的时代活水。改革课堂教学,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让课堂教学充满探究的美趣是时代的必然趋势。
 
关键词 研究性课程 传统课堂教学 新型课堂教学
 
  课程按对学生的发展功能分为基础型课程、拓展型课程、研究型课程。其中研究性课程以其独特的创新品格和实践魅力,深受课程研制者和实践者所关注,成为二期课改的亮点,但同时它又是当前课改的难点,这是因为研究型课程与传统课程在教学方面有明显的不同。在实践上鲜有可供借鉴的经验,需要做出深层次的思考和研究。本文结合个人的一些学习思考和教学体会,就研究型课程的教学特点和教师角色转换问题作些尝试性的探讨。
 
 一、研究型课程的特点
  “研究(探究)型课程的内容注意体现专题性与综合性、开放性,加强实践性;要体现兴趣培养和适应合作学习的需要,强调过程而不强调结果。”⑴显然,研究型课程与传统课堂教学相比,在学习方式、学习方法、学习内容等方面发生较为显著的变化:由单一的学科知识为中心转化为综合性的学科知识;封闭的课堂讲授制转化为开放的实践操作制;由强调认知结果到强调“求知体验”。(见表一)

  由上表可见,研究型课程和传统课程在教学方面有明显的特点,即强调开放性和综合性、实践性和探究性、过程性和合作性的统一。
  开放性和综合性。研究型课程使得学生可以依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通过各类探究方式,了解生活和科学,关注社会生活,走向社会生活。社会生活问题一般都具有开放性和综合性。这样,研究型课程便具有开放性和综合性。而传统的分科课程却分割了整体性的社会生活知识,导致学生知识习得上的残缺。研究型课程以学科的多元综合化特质恢复了社会生活的本来面目,因此,学生在进行研究型课程的学习时,必然做出跨学科努力。这样,培养的学生也一定能适应未来社会生活。
  实践性和探究性。研究型课程的实践性,是学生“做中学”( learning by doing )⑵的结果,是学生积极探究的结果。研究型课程的学习过程,是一种积极的学习过程——“学生去做事,而不是为他们做好的事”(something that students to do, not something that is done to them)。⑶学生通过自己提出问题和研究问题,了解知识的产生和发展过程,最后解决问题。实践性和探究性学习让学生获得了如何进行学习的方法或经验,培养了学生自己发现问题、独立判断、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这能使学生面对繁杂的信息时代从容地搜集、选择、处理直至活用信息。
  过程性和合作性。研究型课程注重学习过程和生活体验的过程。在“研究”的过程中不仅要体会解决问题的苦与乐,还要体会人际交往的微妙之处。善于交往,相互合作,富有团队精神,是现代人必备的基本素质之一。研究型课程的学习是小组合作学习,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完成,人与人之间的微妙的关系也只有在过程中才能体会,才能真正习得“如何交流与合作”。 
  研究型课程教学的上述特点是与其功能密切相关的。“研究型课程的功能是在基础型课程和拓展型课程的基础上,着重专题性与综合性的研究或探究过程中培养学生创造性学力,以及实现知识迁移和相应的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⑷我们的学生是面对21世纪知识经济与信息全球化的时代。我们所要教的学生,不只是要记住知识,更主要的是要具备运用知识的能力;不仅要学会学习,而且要学会做人和生存。毫无疑问,研究型课程为学生的发展提供了内容的准备和实践前提。
 
  二、研究型课程视野中的教师角色定位
  金秋十月,本人有幸参加了“首届课程理论国际研讨会”聆听了来自世界各地40多位课程理论专家学者的报告与发言。与会的专家学者都提到了教师角色转换:
  美国威廉姆·多尔(W.Doll)教授对教师角色的定位是“平等中的首席” (first among equals);加拿大史密斯教授认为“信息的全球化,教师渐失去知识权威者的地位”;华东师大钟启泉教授认为“教学由教师指导,学生处于能动、自觉的主体地位”;香港罗厚辉博士认为“教师的角色需要转换”。 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言语都表达了同一个概念:教师不只是知识的权威者,更多的是学生求知途中富有经验的组织者,是学生的求知伙伴。
  这一理念与研究型课程视野中的教师观不谋而合。与传统的课堂教学比较,“研究型课程”的教师与学生的角色、地位和关系发生了变化。(见表二)

  产生这一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信息化的社会文本已不再是人类经验存在的唯一形式,知识的获得可以通过学校以外的互联网、各种媒体等多种途径。学生与教师一样能通过各种途径取得信息,教师已不再是知识的垄断者。教师的地位由权威者向平等者、由传授者向求知的参与者等角色的转换。我们越是走近信息化时代,越是能接受这一理念,只是长久的“权威者与传授者”,已让我们难以真正与学生平等。
  教师角色、师生关系都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种关系将更少体现为有知识的教师指导无知的学生,而更多地体现为一群个体在共同探究有关过程中的相互影响。⑸④在这一框架中,学生可能对教师的权威“延缓不信任”,相反通过共同学习和交互作用,学生也将慢慢释放潜能,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在潜移默化中形成。
  师生关系的交往不再是居高临下的命令式,师生关系的交往带有了朋友间对话的特点——是双向和交互作用的而不仅仅是单向的信息传递。研究型课程的师生关系,要求教师成为一个好的倾听者和交往者而不仅仅是好的讲解人。
  倾听学生(listening to the leaner),重视学生的内心世界,让学生有话敢说,消除师生间的心理紧张气氛,让学生好学、喜探究的天性发挥出来,从而乐于学习。教师积极倾听的意图,不再于证实某种立场或想法的正确性,不再仅是“裁判”,而是要将学生不同的观点联系起来,积极的与学生的想法共舞(dance with your ideas) 让学生从自己的经验里悟得知识。这也是我们二期课改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原则之一。
  当然我们的学生也有惰性,尤其是在学生完全自主学习、在学习遇到困难时,人逃避困难,选择享乐的弱点也会暴露出来。或许,这也是一线教师对于“研究型课程”是否能真正到达预期效果的最大担忧吧。所以我们教师在“研究型课程”的初级阶段得是一个很好的组织者,也是学生共同求知路上的伙伴和“竞争对手”,“大家一起做,共同探索”。得让学生由原始的好奇心,最表层的短时满足获得快感,引向为深层次由成就获得的长时快感,激发学生献身科学,在无涯的学海中乐作舟”。至此,教师方可成为退居一旁的组织者让学生“自己探索发现 ”。
 
  三、改革课堂教学,让课堂充满探究的美趣 
  研究型课程即将全面展开,每位学生和老师都将享受探究的美趣。但是,研究型课程目前只占整个课程的10%—15%(高中阶段),以课堂教学为主的基础型课程和拓展型课程仍是学校教育的基本模式。当前,素质教育的主阵地依然是课堂教学。因此,课堂教学改革仍然是素质教育的攻坚战。
  课堂教学和研究型课程的目的都是“以德育为核心,以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重点,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能否将“研究型课程”的“特质魅力”引入课堂,让我们的课堂教学充满活力呢?从实践来看,这是完全可行的。将这一新型课堂教学与传统的教学作一比较,自会发现它更适合于21世纪的教学。(见表三)

  课堂教学的本质:学生是课堂教学的参与者、课堂教学的主动者。教师的地位并没有抛弃,虽然已不是外在的专制者,但却是内在情景的领导者。⑤教师要迁移“研究型课程”中的平等观,营造平等教学的氛围,充分尊重、信任学生,使学生在合作教学中,全面发展自己,感受人格的自主和尊严。求知的路上,师生是平等的,“求知不存在尊严,谁说得对,就听谁的,服从真理。”⑻
  教师不能拘泥于教材、教参。研究型课程已为我们打开了社会这扇窗,学生已经由过去无意识的接受信息到渐有意识的留意信息。对此,教师不能无动于衷,教师对社会观察的敏锐性将直接影响了学生。我们已别无选择的进入了信息社会,“学习必须重在培养学生们掌握知识的能力。它包括寻找知识的能力,处理知识的能力和理解知识的能力”⑼。课堂教学必须重视对大量信息的收集、分析、判断能力。面对纷杂的信息,学生一定得拥有挑选信息的能力。我们的教学要有“课内教学+课外信息”的意识。
  课堂教学的创新,离不开教师的创造性。教师的教学设计得要有创新性,让课堂充满智慧的挑战。教师结合专业优势,运用心理学、方法论设计课堂教学。创设教学情景,多让学生体验,而不是简单的告知对与错。例如,本人设计了“写探险小说的练习”,让学生分组合作,写章回小说。在个人写作、小组讨论、全班交流中学生渐渐明白环境描写的作用、人物性格的塑造、小说中心的把握等各类写作技巧为了能写好小说,学生自主阅读了不少课外的文学作品,既有流行小说《福尔摩斯》、阿加莎·克莉斯蒂安的作品,又有经典小说《百年孤独》、《蝇王》等。这类在“运用中的学习”让学生直接感受知识,又体会到运用知识的乐趣。
 
  二期课改才刚刚迈出脚步,还留待许多课题值得教育工作者研究、实践。教师和学生一起面对这信息如洪水般的21世纪,大家都是这信息时代的实践者,“创新是民族不竭的灵魂”惟有运用知识,才能获得力量。教师请和学生携手合作,共同走向成熟,落实“科教兴国”的战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
 
注:
⑴、⑷《面向21世纪中小学新课程方案和各学科教育改革行动纲领(研究报告)》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9年版第9-10页
⑵《杜威教育论著选》华东师大出版社1983年版第43页
⑶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1996). The national Science Education Standard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page8
⑸Williame.Doll (1992)A Post-modern perspective on curriculum page13-14
⑹《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
⑺易凌峰《研究性学习的心理学基础》载《上海教育科研》2000年第1期
⑻于漪《谈素质教育背景下的语文课堂教学改革》载《课程·教材·教法》2000第2期
⑼陈至立《与中外记者畅谈中国教育》载《中国教育报》1998年11月25日

http://www.being.org.cn/inquiry/qgf.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