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专题探索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跨越第一步

――网络虚拟夏令营研究性学习教师手记


作者:任玲 云南省曲靖一中 (655000) mumjl@sina.com
 
  

  也许是因为来自网络的那份神秘,也许是对新鲜事物的浓厚兴趣,也许是厌倦了那种“教师传授学生接收”的定律,也许是对新型学习方式的强烈渴望,优异研究院的“网络虚拟夏令营”为孩子们架设这个研究性学习平台之初,我们就异常欣喜并热切关注了!
  要做“研究生”了!同学们激动了,纷纷登录,终于在优异看到了属于自己的专辑,兴奋之中,他们渴望着快快让自己的专辑中有实实在在的内容。
  对于一直在“教师讲学生听”的教学模式中学习课本知识的学生而言,起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们有能力做研究吗?可以研究什么?应该怎样研究?这样的学习与以往局限于课堂之内的“读书”会有什么不同?我们对“研究”几乎一无所知,做起来一定困难重重吧?而且是要通过网络啊,家长老师赞同吗?要知道在家长和一些老师的心目中,网络无异与毒蛇猛兽啊!”同学们兴奋之中也心存顾虑。但是,年轻人总是乐观进取的!总有一腔热血,也总能在憧憬梦想的时候放下一切包袱。同学们信心十足地上路了!
  于是,2001年7月6日,高考前一天,网络虚拟夏令营的研究性学习拉开了帷幕。我作为这次夏令营的现实组织老师,为同学们介绍了一些关于活动的意义、程序、要求等内容,第一次很正规的讨论开始了,任务是确立研究课题。同学们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二十几个小朋友凑在一起,讨论异常活跃,其中有14位同学表现出了对少年问题的热心关注,他们是晓草(周晖)、小虎(杨光)、旺旺(张钰)、糊涂(童玲)、漂雨(崔瑾)、sunny(张帅)、小鬼(王明曦)、土匪(王朝磊)、小飞侠(焦宏俊)、小小(唐小丹)、小烤拉(姚阳)、kity(何艳萍)、随风而逝(张维扬)、卡卡(董洁),就这样,课题组成立了。孩子们最初的想法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为那些流落街头的少年找到一条出路,讨论中又把范围扩开了,最后确定为“问题少年情况分析与对策”。我认为这个课题能促使同学们关注现实生活,关注同龄人的成长遭遇,能让他们了解问题少年成长过程中“搁浅”的种种因素,让自己多一份来自他人的经验和教训,于是很支持他们。现在看来,这个课题其实还是太大了,如果能再具体而微一些,可能聚焦会更有效,感触会更真切吧。
  “研究什么”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步该考虑“如何研究”了。同学们纷纷把自己设计的研究方案寄给我,一份还不错的方案就这样诞生了:
  1.设计调查问卷表和问卷项目,到法院等相关部门做调查采访,在中学生和社会人群(主要是到大街上调查过往行人)进行问卷调查。
  2.通过网络获取一部分资料。
  3、获取案例,进行现象分析。
  4、参与讨论,利用BBS和网络研讨室进行异地交流,探讨问题原因,分析对策。
  5、总结研究成果,撰写论文
  6、成果应用设想:通过对本课题的研究,关注现实生活,探讨少年问题,为解决少年问题提供建议。
  
  根据研究需要,糊涂、晓草、小鬼、sunny等同学策划了一份问卷表,准备到街道上去随机调查采访,问题如下:
  1、你认为什么样的少年可以算作问题少年? 
  2、你是怎样看待问题少年的?你对他们是同情,还是更厌恶一些? 
  3、你觉得孩子的品德和学习哪个更重要? 
  4、目前对孩子的评价多以考试分数为主要标准甚至唯一标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5、你是否同意棍棒底下出人才的说法? 
  6、你是否同意“兴趣是导师,个性即人才”的说法? 
  7、你教育孩子的方式主要有哪些? 
  8、你认为问题少年形成的因素有哪些? 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等因素中,你认为哪一个是最主要、最根本的? 
  9、你认为问题少年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10、你认为社会对问题少年问题的重视程度怎样? 
  11、你能为解决问题少年的问题提出一些个人的意见吗?
  到此为止,阿麦老师(嘿嘿,就是我啦!)没有像平时授课那样过多地要求他们应该如何如何,一切都是孩子们自己策划,自由施展,哪怕一个人的设想不够成熟,十几个人还抵不上一个诸葛亮吗?阿麦不是老师了,只是一个联络员,更多的时候是他们的朋友(这样的师生关系,融洽得叫人想起来就禁不住要自豪一番呢),必要的时候给他们一点建议而已。
  前期的工作是很顺利的,要把课题往前推进,还得做一些扎扎实实的努力。首先是学会利用网络资源,从如何查询、搜索,到如何筛选、积累,包括如何新建文件夹,如何收藏重要网址,我们都一起摸索。(要知道,有的同学因为条件不济或对网络认识有误,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网络呢!)从技术层面看,这个收获真不小!
  查阅资料的过程是辛苦的,虽然找到一个好网站、一篇好文章,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可毕竟查找和阅读分析是枯燥的。晓草的感触很有代表性,他在“体会”中写到:
  “接下来的日子里便是在网上浏览大量的相关资料。这是一个相当枯燥的过程,但却是一个重要的过程。我有时看着屏幕上满篇满篇的文字,真想马上把这些东西换成游戏,甚至有时都想对整个课题放弃了,但想想老师,想想所有关心、支持我们的人,我又继续坚持着。每次遇到困难时,想要放弃时,我总是不断地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开始做一件事了,那么无论如何都应该把它做完,都应该尽自己的全力把它做好。就这样,我坚持着!”
  是啊!这个课题的性质决定了研究过程中必然要面对大量信息,要浏览、分析文字资料,这哪有打游戏那么刺激啊!所以,虽说研究性学习“与趣同行”,它毕竟还是一种学习,学习哪有什么都不付出就能收获的?要完成一个课题,要真正在研究中有所收益,确实需要一种坚持的精神,一种探究的毅力呢!
  7月23日,同学们早早起床,准备到麒麟区人民法院进行采访,小家伙们没有要求老师带领,甚至都不告诉阿麦,拿着学校开好的证明,出发了。他们分别采访了麒麟区人民法院青少年犯罪刑事审判庭的宴祥和庭长,青少年法庭的向辉法官,得到了法院相当热情的支持和接待(这可真让孩子们感动了一阵子呢),法官为他们介绍了关于青少年犯罪的一系列具体情况,发表了对青少年犯罪的看法,那些很内行的见解也给孩子们许多启发,那些具体的案例中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悲剧,使他们的心灵震颤了!
  孩子们认真地听着介绍,详细地做着记录,回来又把采访获得的信息以及感受在组上交流,看着他们那份投入和认真,我甚至觉得,即使最后什么结论都没有做出来,这个过程就已经足够显示一种主动探究的可贵了!
  锻炼是实实在在的。同学们到街上随机调查,也不是想象中的“小儿科”的事情,而是一种原来没有经历过的挑战,有行人对问题热心作答,也有的极为冷漠,有的在答完一半的时候就不耐烦了,脱身而逃。同学们回到学校,有的说:“别人把我们当发广告的了,根本不理睬。”有的说:“就要看你的技巧了!你礼貌一些,简洁一些,别人还是挺配合嘛!”我知道大家调查时为了保证获取意见的统一性,对一位行人调查11个问题,而且都是主观回答题,无怪人家没有耐心呢!我打趣地说:“你们不会分开调查吗?一个同学负责问一个问题,最后汇总就行了嘛,你们拉着人家考试吗?怪不得把人家吓跑了。”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钉子是碰了点,不过,胆子也大了点,经验也多了点,收获不小啊!
  用孩子们的话说,8月5日是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前期工作在“遭遇困难--寻求解决--豁然开朗”的循环中进行着,在同学们占有了相当多的现实和网络资料之后,有了一个优异研究院为这个课题支持的网络异地研讨交流会议。这是一次难得的远程交流机会!会上,有来自清华附中的特级教师韩军,有课题网络导师呼吸,有研究性活动的积极策划人being、安姐、文子,有一直支持关注着这个课题、对同学们有很多实际指导的爱民,有K12社会与教育论坛的版主蝈蝈,有家长论坛的版主阿W,历史论坛版主iamhistory,有一直在研究性学习领域积极活跃的jiawang、他山之砖、laoluo 、lyt等等,还有异地的同龄人。能和这么多各地专家、老师就一个话题交流,能在网络中得到这么多真诚的帮助和回应,同学们别提多激动了。研讨会上,得到了概念上的清理和方法上的指点,研讨异常热烈。
研究就这么继续着,到了该总结的时候,同学们要着手写小论文了。这又是一道难关。以往压根就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研究”,更别说写论文了!究竟该如何下手呢? 
  在这个问题上,我有自己的看法。我一直很固执地认为评价孩子们的研究不能和评价成人的研究等同起来,包括论文的样式,也未必要像成人文章那样充满学术气,那样要求,会把孩子们吓坏的!也会让孩子们因刻意模仿而丧失特色,于是我并没有详细指导他们如何撰写论文,倒是很希望看到有学生特色的文章,至于成形的大论文,恐怕在这个课题之后再做些指导,效果会更好呢,也算是给孩子们一个不断成长、成熟的过程吧!于是文章写得很放松。
  论文和体会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再一次告诉自己,不要把这些文章的评价标准定格太高,因为研究性学习的过程本身,才是最大的成果。
  是的,家里上网条件不具备,同学们走进网吧参加了!
  家长反对接触网络,同学们用行动告诉家长,网络可以给我们的,不只是聊天和游戏!
  有一个学生(张钰)竟然在体会中说:
  常常为我们的精神感到自豪,感觉它就像一股巨大的反抗力量,在为“应试就是一切”的旧教育掘一座坟墓。
  这话说得很大气,才看到的时候,我真的为之一动。是啊,对于我们而言,这样的学习活动虽然才是蹒跚学步阶段,但,我们都渴望着一种给人信心、激发活力、造就才能的新型学习方式,毕竟,我们走出了这一步!
  这个假期,我做了孩子们的研究导师;这个假期,我做了孩子们的好朋友!如果我们的学校教育中,多一些这样的活动,从学校走出的孩子,会是真正的人才!
  在此,我要感谢所有关注这个课题的机构和同事,感谢给孩子们最真诚的鼓励和支持的老师,感谢所有在新的学习领域中活跃着、探索着的所有志同者!
  
                          2001年8月28日

http://www.being.org.cn/practice/qjs.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