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专题探索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校园“网”事


作者:
onebyone 上海市宝钢二中
http://baostar.k12.net.cn

(甲上,坐在椅子上大声地背外语,
乙作神秘状上,小声叫甲,让甲过去,甲心领神会地移步向前,两人东张西望的。)

乙:新情况,神秘人又出现了。
甲:你又收到他的E-MAIL了?
乙:太可怕了。我干的那点事儿怎么他全都知道?昨天放学后,我们在操场上踢球。回去后,我跟我妈说在学校
  补课呢。本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过去了,谁知道今天收到的E-MAIL上写着:昨天下午5时25分,你的一
  脚倒挂金钩,金钩没挂上,把鞋挂门里面儿了,技术不过硬呀!
甲:连你什么时候倒挂金钩的都知道?
乙:
(急得直跺脚)兄弟,怎么办呢?你说他会不会是做过前苏联的克格勃的?或者就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待
  过。我在他面前,简直就象卫斯理小说中的透明人一样,我有几根肠子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的。怎么办?
甲:
(若有所思地来回走了两步)不对,不――对,肯定不对!(乙瞪大眼睛看着他)他――既不是克格勃,也
  不是007,而是另有其人。
(故意卖关子,托着下巴,摇晃着脑袋)
乙:
(焦急)好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倒底是谁呀?
甲:
(干脆)不知道!
乙:
(失望地一摊手)咳!
甲:不过,我敢肯定,这个人距离你不远,就在你身边。他知道你的一举一动,然后就写匿名信。狡猾狡猾的!
乙:
(同意状点头)嗯――有道理!那会是谁呢?
(丙上)
丙:你们俩干什么呀!鬼鬼祟祟的。
甲乙:
(转过身对着丙,心虚状)没事没事,瞎聊聊。
丙:上回跟你们说的事怎么样?有兴趣参加吗?
甲:什么事呀?
丙:参加我们的星星索网站呀!让你们两个狐朋狗友也有个用武之地吧!
乙:班长一下令,就是鸭子也得现学上树,更何况我们呢?没问题!不过。。。。。。
(有些为难地让到一边,让甲站到前面)
甲:不过,得有个条件。
丙:
(对观众)不知他们又有什么鬼点子了,我们听听看。(对甲乙)行,我洗耳恭听。
甲:
(故意郑重其事,粗着嗓门说)我――要的不多,除了自由。生命诚可贵,班长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
  皆可抛。
(恢复)明白了吗?
丙:我看你们平时自由散漫惯了。自由是能随随便便给的吗?对了,
(对着乙)你也要谈自由?你不是挺自由的
  吗?上课还捧着一本电脑书在看。要不是我,你早就和你的电脑书说BAY-BAY了。
(甲乙两人相视会意,怀疑丙就是那个神秘人。)
丙:
(看表)好了,不和你们多说了,我得赶着去开会。记住,我们什么都可以谈,除了自由。懂了吗?
  
(下台)
甲乙:
(敬礼)送班长!
甲:我看准是她,没错!我记得神秘人给你发的E-MAIL里有一封写着:你对电脑很感兴趣,但如真想有所作为的
  话,必须上好文化基础课,否则将一事无成。上课别再看电脑书了。
乙:没有后面这句吧!
甲:你不懂,这叫潜台词。言下之意,上课时没好好听课,你尽在干什么呢?不就是让你别看电脑书么。没错,
  就是她!太阴险了,这是一个按在身边的特务。
(愤愤不平地)看她平时一本正经的,想不到还搞这么一
  套,人心叵测呀!
(乙在思索着。)
乙:等一等,好象不是她。我记得那一叠E-MAIL里还有一封写着:我很赞同你对网络的理解,很有创意。你的许
  多设想也都很好。但不够脚踏实地,基础还不扎实,望多学习。听到没有,不管怎样,看来神秘人和我们还
  是同道中人,好象还挺欣赏我们的。不象那谁谁谁,张口一个原则,闭口一个散漫,不对不对不对,肯定不
  是她!
(丁上。埋头看书,差点撞上。)
甲:停!
乙:STOP!
(丁才发现这两个人)
甲:老兄,这儿可不是电线杆,撞了得说:对不起。
丁:
(鞠一躬)对不起!
甲:对不起什么呀,你不还没撞么?
乙:眼镜兄,你在拜读什么大作呀?那么津津有味的。
丁:没什么,很肤浅,很肤浅。不登大雅之堂,不登大雅之堂,是《Exchange Sever 5.5电脑高效运行和管理》
甲乙:
(拍额头)MY GOD!
甲:
(对乙)你懂吗?
乙:
(对甲)我不懂。你懂吗?
甲:我也不懂。
甲乙:不,我们不懂。
丁:不会吧,这你们都不懂?那清华大学的计算机教授谭恩浩,这你们该知道了吧?
甲乙:不,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比尔.盖茨。
丁:哎,朽木不可雕也,朽木不可雕也。

  (一边走,一边看书。假装差点撞上某物,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乙:不会是他吧?他对电脑挺内行的。
甲:笨。刚才他还说你朽木不可雕也呢!怎么会欣赏你呢?而且神秘人可是发电子邮件给你的,而不是给你编一
  大堆程序。
A:HELLO!EVERYBODY!
(与甲乙击掌,表示友好。)
甲:忙什么呢在?
A:没什么,刚才去了爱因斯坦家。
甲乙:什么?你和爱因斯坦有交情?
A: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刚才去了一个网吧,叫“爱因斯坦家”。听听,就冲着这名字,我也得多去几
  次。说不定去多了,我也能当个物理学家什么的。
甲:别吹了,你在那儿干吗呢?
A:星际争霸呢!
乙:那是新网站吗?
A:什么呀,那是网络游戏,特别精彩!比上网慢吞吞地游来游去好玩多了。怎么样,有兴趣吗?一起去吧!
甲:不行不行,小弟囊中羞涩,连个两块五毛都没有,一不小心,别把小命也搭上,不划算!
乙:对,我也跟他说,你也弄个贵的玩玩。嘿,可他还就认准了搜狐了。
A:你们这两个人太没劲了。上网竟然不玩游戏?那还能干什么呢?
甲:网上能做的可多了。
乙:我们在BBS论坛上海阔天空地畅谈。
甲:我们广交网友。
乙:我们用PHRONTPAGE做个人网页。
甲:我们要做最棒的网虫。
甲乙:I love this GAME!
A:好了好了,听上去玩游戏可没有你们那么复杂。看来,我们是走不到一块儿了。不过哪天,我一定要到你们
  的网页上去瞧瞧。
甲乙:欢迎!再见!
(A下。)
甲乙:
(面面相觑,同时说)一定不会是他。
甲:我怀疑他连E-MAIL是什么都不知道。
乙:就是,还爱因斯坦呢!就知道锻练运动神经,都快赶上穆铁柱了。
甲乙:
(背对背)肯定不会是他!那倒底是谁呢?
(师上。)
师:嘿,你们两在这儿那!
甲乙:别理我,烦着呢!
师:不理你们恐怕不行呀!
甲乙:
(大吃了一惊)老师,是您啊!
师:你们正在烦什么呢?
乙:我们正在说。。。。。。
(甲示意乙别说,乙收口)
甲:我们正在烦学习呢!
师:想学好吗?
甲乙:想!
乙:可就是怎么也学不好!
师:你们连网页都能做好,为什么读书读不好呢?
甲:做网页是我们的兴趣,我们喜欢做,所以就能做好。但学习。。。。。。
师:网络真的那么有魅力吗?
甲:老师,不瞒您说,我们觉得在网络上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可以自由地发表我们的见解,自由地寻找我们需要
  的信息,自由地设计我们的蓝图。总之,我们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一切。但学习却不能给我们这些。
师:我看学校星星索网站的同学成绩也都挺不错的。他们大概就是在自由与约束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吧!
乙:老师,那个星星索网站,如果由我们哥俩参与设计,一定能比现在更好!
师:那为什么不加盟呢?
甲:那地方,搞得象个小课堂似的,凡事都讲原则,受约束,一点儿自由都没有。根本放不开手脚干。没意思!
师:我听出来了,你们就是想要完全自主地大干一场,让你们有充分的表现空间,是不是?
乙:老师,您真了解我们。
师:
(对观众)那当然,否则那点电子邮件不是白发了吗?(对甲乙)如果我在星星索网站里专门给你们擗出一
  个栏目,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不受其他的约束,你们干吗?
甲:真的,真的完全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吗?
乙:我们真的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吗?
师:那当然,不怕你们做,就怕你们缺乏创造性,做不好!
甲:哪能呢!老师,说真的,我们哥俩憋了一大口气了,非得干出点名堂来不可。也让那些懂规矩比懂电脑还多
  的人瞧瞧我们真正的实力。
师:那太好了,你们愿意到星星索网站来了吗?
乙:愿意。
甲:老师,您这好象是有预谋的,但我们知道您是为我们好,我也愿意!
师:太好了,那我们一言为定。这样吧,你们把对栏目的设想,准备怎么做,就用电子邮件传送给我吧。我把我
  的信箱地址给你们。
(写地址)好好干,年轻人!
甲乙:YES SIR!
师:
(笑)调皮!(下)
乙:
(感叹)知我者,老师也。不过刚才听老师那番话,怎么感觉有些耳熟?好象在哪儿听过。
甲:我也觉得。对了,那个神秘人发出的E-MAIL好象用的就是这样的语气。会不会。。。。。。
乙:你说老师就是那个神秘人?不会吧!老师怎么会注意到我们俩?又怎么会花心思一封又一封地发E-MAIL给我
  们呢?不会的。
(看纸)
甲:说的也是,班里都是好学生受到关注的。
乙:等一会儿。你还记得那个神秘人的E-MAIL地址吗?是不是yt@online.sh.cn
甲:是啊!
乙:真的,真的是我们老师。你瞧YT就是YOUR TEACHER。E-MAIL地址也一模一样。原来老师一直在关注我们,鼓
  励我们。
甲:对,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干,别辜负了老师的一番苦心。
乙:对,我们一起努力吧!
甲:我们一起努力!

 

惟存短评:
  Onebyone老师是星星索网站的语文指导老师,这部短剧是她一篇教师在职培训课程的作业。大家可以从一个教育案例的角度来理解它。剧中的情境以后会越来越多,那么老师们也许我们应该想想了:在新的挑战面前,我们准备好了吗?

http://www.being.org.cn/practice/wangshi.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