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理性思考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站在入海口的畅想

——写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


作者:韩军 清华大学附中

          一
  跨进新世纪的门槛,就如同驶入一个巨大的入海口。
  在我的眼前,突然展现出来的,是一个汹涌澎湃、海浪激荡的宏大洋面。
  我算不上一个勇敢的水手,我来自中国,那是一个原本水波平稳的江面。那里也有风有浪,但是还不算峻急。
  此时,突然面对风急天高,面对裂岸惊涛,我竟稍有些惶恐,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一片怎样的汪洋?这是一个怎样的大时代?
  前行的海员告诉我,这个大洋的名字,叫做“21世纪”,叫做“知识经济”,叫做“全球一体化”。
  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先生告诉我,21世纪,那是“是经济全球化、科技创新的国际化已成必然的新世纪;知识经济成为主流的新世纪;是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新世纪;是人与自然协调、可持续发展的世纪;是东西文化激荡、融合的新世纪;是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交融统一的新世纪;也必然是祖国实现和平统一,成为世界最宏大的经济实体和文化族群的新世纪。”中国将很快步入WTO,融入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之中,直接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邓小平所预想的中国第三步战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目标,将在这个世纪的中叶实现。一个繁荣富庶的华人经济文化家园,将灿烂地凸现在地球的东方。
  我的电脑中,备份着这样一组数据:
  当今一份美国的《纽约时报》一天的信息量,等于17世纪一个人所能得到的信息量的总和;在一片指甲大小的芯片上可以存放两年《人民日报》的全部信息;利用信息高速公路把两年的《人民日报》传输完,仅需要1秒钟;用一张光盘可以存储一部大百科全书的所有内容;而一束光纤将可以传输全世界每一天所有的电话通讯量。
  最近,美国政府决定,由康柏电脑公司和匹兹堡超级计算中心联合制造并管理世界上最大的民用计算机,该机有2728个处理品,每秒钟能运算6万亿次,相当于一个人186000年的工作量。
  人类的科技创新与发明的速度越来越快,近500年的世界重大科技发现发明,16世纪26项,17世纪107项,18世纪156项,19世纪546项,20世纪仅仅上半叶就961项,那么眼前的这个21世纪呢?是几千项,还是几万项?人类的发明创造“雪崩”般涌现,恐怕也不是夸张。
  我坐在电脑前敲这篇稿子的时候,正是2000年的最后一天下午。20世纪的最后一轮夕阳正顺着西山缓缓沉去。离我不远的北京中华世纪坛,庆祝人类进入新世纪的盛典与狂欢,正进入倒计时。
  电视中有一组数字引起我的注意。2000年底,我国已突破网民2000万人,并且还以每半年翻一番的速度增长;北京、上海、广州接入互联网的家庭分别接近50%、40%、20%。我国2000年的经济增长率8%,名列全球之冠,预计2001年的经济增长率仍然可以接近这个速度。近20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在全球遥遥领先。在十五纲领中,我国政府决定以互联网全面带动社会各行各业的发展。
  “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我在想,“突飞猛进”、“天翻地覆”这些词汇,就在不久前,还是文学家、政治理想家用来描绘社会变革的美妙的形容词。而今,一个突飞猛进的时代却真的到来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已经开始了。甚至,这些词汇还不足以描绘当今的这个时代了。
  如果,把这个时代比作一幅画卷,那么,它现在才刚刚展开一个角;后面,它将展现一个怎样波澜壮阔、动人心魂的画面,谁都难以具体预知。
  一个波翻浪涌、急流滚滚的洋面,展现在了中国的面前,展现在了中国人的面前,展现在了中华民族面前,也展现在了每一位中国教师面前!
 
                  二 
  我想起了西方一位聪慧老人,他从19世纪70年代一直生活到20世纪70年代,在这个星球上度过了整整98载,他就是著名哲学家罗素,他说:“科学成为重要力量只有300年的历史,150年的科学比过去5000年更具开拓性。”我又想起当代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的话:“就我们的世界观而言: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文艺复兴以后所产生的现代科学技术的看法。”
  这不正是一场无声的革命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时代的革命,已经不再是硝烟,已经没有枪声。推动今日的革命的因素,是数据,是网络,是基因!它们,将使人类的生产方式变革,生活方式变革,思维方式变革,相应地,人类的教育理念、教育体制、经营管理乃至国家的决策,都将产生极为重大的变革!
  我们不禁扪心自问,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能跟上这个时代吗?我们大脑中还根深蒂固地残存着哪些教育理念,不能适应这个宏大的时代呢?
  在这个壮阔的洋面上,我自己不但是一名水手,我还要培养和训练下一代水手。作为水手,我能合格吗?作为培训水手的水手,我能教给孩子们些什么呢?
 
                  三 
  我想到,我们是在一个有着一千三百年科举教育历史的土地上办教育的,是在一个有着几千年的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历史的土壤上办教育的。我们的许多教育观念,就来源于科举教育,就残留着封建意识的烙印,深受它们的箝制。在我们大步奔向那个宏大的海洋的时候,在我们面向真正的现代社会的时候,我们教育工作者应检讨一下,我们的哪些教育观念应该丢弃,比如“精英意识”、“知识(书本)中心意识”、“师尊生卑意识”等等。
  我们这块封建意识浓厚的土地上,有着过于浓重的“精英意识”,我们的基础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实际只面向少数人,面向那些能考上大学的人,面向出类拔萃的人,只维持那个“宝塔尖”。我们有单独任职的教师,教师就是知识和教育的精英。教育的大众意识、平民意识非常薄弱。而在网络普及的时代,家家户户的桌子都可能有一台联网的电脑,获取知识将不受时空的限制、不受课堂和所谓学校的限制。全球各角落的人坐在家里就可以享受到优等的教育资源、知识资源。知识已经不是少数人如教师、如教材的编写者的独占的专利,知识已经是全民共有、全人类共享。那时,教师职业已经模糊,人人可以互帮互学,人人既是学生又是老师。教育大众化、平民化、走向普通人,是必然趋势;教育终身化、活到老学到老,是必然趋势;教师职业模糊和淡化,是必然趋势。迎接一个真正大众化、平民化、终身学习的时代,迎接一个全人类共享知识和教育资源、互帮互学的时代,今天的教育工作者,准备好了吗?
  教育,当然离不开书本和知识。知识和书本--在任何时代都是重要的,但,教育教学却不能走向“知识本位”“书本中心”,不能对知识和书本过于迷信,不能以知识和书本为中心进行教学。知识经济时代,教育并不等同于读书,并不等于积累知识,并不等于开卷有益、博览群书。对受教育者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适度的知识”,是“导引走向深入的知识”,是“创造新知识的知识”。比尔·盖茨以大学未毕业就创建世界一流的企业,曾成为世界首富,牛顿、爱因斯坦当年做出杰出成就时只不过20几岁,他们的知识都远远少于他们的同学或者同时代的许多人。
  这里就有一组数据。人民教育出版社1983年版的初中数学、小学语文和高中物理“优秀教案选”,128个教案中纯知识性教学要求的教案竟有97个,占总数的75·8%;128个教案中共有230目的要求,其中提及传授技巧能力或思维方法训练的教学要求只有36个,仅占总数的15·7%;重视现代科学思想要求的只有15个,仅占总数的6·5%。这个数据虽然是十几年前的,但由于我们的20年来教育基本是应试倾向的,据我在教学第一线的了解,这组数据所显示的情况至今在全国的中小学没有根本的改观。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十几年前发表的《从现在到2000年教育内容发展的全球展望》一书中,早已对新旧两种教育在教育目标上的不同进行了比较:
  传统教育目标的层次       新的教育目标三级层次
  1,传授知识;          1,培养情感、态度、技能;
  2,训练实用技术;        2,训练实用技术;
  3,培养情感、态度、技能;    3,传授知识;
  显然,知识不能放在教育教学的第一位。知识太少,当然限制人的视野;而知识过多,有可能捆绑和束缚人的手脚,有可能使人成为书呆子,使人畏首畏尾;并且更多情况下,坚定的情感,自信的态度,全面的技能,将胜过那些凝滞的、过时的、捆绑人的知识。情感、态度就属于情商(非智力因素)的范畴,美国心理学家戈尔曼认为,情商(非智力因素)是个体最要害的的生存能力,情商主要包括:自我控制能力、自我认识能力、自我发展(自我激动)能力、认知他人的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等等。所有这些,是单纯在书本上、在四面墙围成的课堂上能学得到吗?
  过于迷信知识,书本为中心,就是迷信前人和圣贤,实质上就是一种“向后看的教育”。向圣贤看齐,圣贤的一切不可更易,这是在近于停滞的封建科举时代、农业化的时代形成的教育观念。教师传帝王之业,授圣贤之道。最终是为了防止变革,维持和延续那个时代。学生经过这样的十几年的教诲熏陶,所养成的不是怀疑的精神、自主的人格、批判的素养、独立的品性,而是恰恰相反,唯唯诺诺、唯命是从、俯首贴耳、刻板顺从。这是俨然一副臣民的颜面,而决不是现代社会的具有独立人格、独立思考能力、独立创造精神的现代公民的品格!而知识经济时代,教育教学的目标应是指向未来的,是向着创新和变革的!
 
            四
  我不由深入想到,这个日益全球化、全面创新的大时代,必然是一个充满朝气的时代,这个宏大的海洋,必然是年轻海员大展身手的领地。时代正由一个后辈向前辈学习的社会(前喻社会),来到一个后辈与前辈相互学习的社会(互喻社会),而我们正在逐步走向的,却是一个前辈向后辈学习的社会(后喻社会)。在这样一个时代面前,我们应该非常理性地检讨我们中国的传统教育理念。
  我们要继承中国传统教育的精粹,也要正视中国传统教育的某些缺失。中国的传统教育,过于强调了学生的循规蹈矩,过于强调了师长的尊严,过于强调了下一代对上一代的尊崇,过于强调了对个体自我真性情的压抑,可以说许多理念是严重无视学生独立人格尊严的。它一再申说长为尊少为卑、师为尊生为卑,说到底,是一套“上智下愚”的教育理念,是一套建立在维持现存既定封建秩序恒久不易、维持祖宗成法永世不变的基础上的教育哲学。所以,一直到今天,我们许多教育观念中仍然渗透着它的某些“元素”!我们过于尊崇严整的纪律,过于尊崇森严的鸦雀无声的课堂秩序和学校秩序;我们过于尊崇一致性、公共性,过于尊崇集体的整齐划一,有意无意地视个性、不一致是出风头、是出格、破坏规矩。因而我们教育出的孩子都过于谨小慎微,胆小怕事,过于自我封闭、自我压抑。以发明电话而闻名贝尔实验室门厅里树立着贝尔先生的一尊新半身塑像,下面雕刻着一句话:“假如你能偶尔偏离正规,钻进丛林,你一定能够发现从未见过的东西。”可我们今天的教育领地中,有多少空间允许我们的学生稍微偏离正规?我们过于强调让学生尊崇权威、尊崇前人与先辈、尊崇师长,而有意无意地地忽视了学生个体自我的主体地位,我们古人之所以创立学校,实际上的本意也是把它当作让后辈接受前辈教诲与训诫的场所;我们今天极力倡导的“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的理论,实际上仍不过是“师为尊生为卑”教育哲学的复活。
  一个幽灵,一个世界一体化的幽灵,正在地球上徘徊!
  这个幽灵,正改变着地球,改变着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的人的生活。我们这样认识一体化:不是我们的理念,给它提供发展动力、指明发展方向、提供发展空间,恰恰相反,是一体化激发了我们对新时代面貌的想象,是一体化为我们教育理念的彻底变革增添了燃料。马克思说过,流动的商品,犹如一门重炮,足以摧垮一切万里长城,改变乡村的愚昧面貌。
  但我们也不必自卑,我们曾涌现出世界一流的、至今仍被西方国家尊崇的伟大教育家孔子;中华文明曾经灿烂辉煌,中国1800年的GNP占了当时世界总量的33·3%;中华民族的许多科技创新如四大发明,给人类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有信心在新的伟大时代,在一体化的大洋上,谱写无愧于前人的更加灿烂的中华文明。
  让我们,迎着风浪,沐着新世纪的第一轮朝阳,奔向那辽阔的海洋!
 
                     2000年除夕至2001年元旦世纪交替
                         于清华天圆地方斋

http://www.being.org.cn/theory/chxiang.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