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理性思考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基础教育信息化建设路线的思考


作者:柳栋 惟存教育实验室
           上海市虹口区教师进修学院


注:基础教育信息化走到今天,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那么为什么还未取得预期的大收获呢?原因有很多,笔者录下以下文字,从一个角度整理了我们实践中的经验,仅供参考。


一、几个基本概念

  1.教育信息化

  对于信息化,我们生活中常常囿于技术哲学的贫乏,往往局限在技术手段的运用与体现上。其实,信息化、数字化并不仅仅是装备各类现代信息技术工具作为工作手段,我们从以下三个层面来理解信息化、数字化:

  ①物理层面――是用各类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作为我们工作的工具;这些手段与条件是信息化、数字化的物质基础。

  ②社会层面――是新型的组织结构和组织行为模式的建设与实施,这类组织结构和组织行为模式建立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介入后的社会基础之上;这类组织结构和组织行为模式是信息化、数字化的结构框架与信息流动原则。

  ③文化层面――要求我们在实践中不断感悟生活,以及不断感悟新技术中所蕴含的新型文化内核,不断积淀、不断发展;文化内涵是信息化、数字化看不见的精神内核,影响着人们各类具体行为。

  2.数字校园

  尽管数字校园离不开物理的介质,然而我们认为数字校园并不是单一的物理系统,数字校园的内核是文化与精神、它的中坚是各类具体的应用行为,它的物理基础才是具体现代化信息技术工具。我们是这样来界定数字校园的――

  ①数字校园的精神内核是一类新型的组织文化;
  ②数字校园的框架结构是一组动态稳定的组织行为范式与流程模型;
  ③数字校园的物质基础之一是校园网络环境与各类应用软件系统;

  数字校园建设的关键是新型组织结构、新型组织行为模式,各类现代信息技术应用手段的建设和运用仅仅是数字化的外在表现之一。组织文化、组织行为模式是数字校园建设的内核与逻辑起点。

  在这里我们将“数字校园”的界定,突破了原有物理层面的局限,揭示了数字校园从精神、社会、物质各层面的构成要素及其作用。

  3.对实践路线的深入关注

  ①状态型的经验

  目前的很多经验谈出了他们实践探索的形态特点,告诉了我们做成了什么。但是就如何做成这样状态的具体历程和路线常常不会涉及。这类经验能够为我们开展类似的实践提供很好的启发,但就实践的深入还远远不够。

  ②过程型的经验

  过程性经验常常是如何做成一件事情的过程策略的归纳总结,这类经验告诉了我们如何探索的历程和做成某件事情的具体办法。这类经验配合状态型经验更能够给我们以更深刻的思想启迪。

二、建设路线的相关思考

  1.动态的需求澄清

  现实我们常常期盼能够将教育信息化所有的、抑或是主要的需求清晰了,再整体行动。我们期盼着大家分头行动,逐一澄清各个具体的应用需求;然后,在整合起来,认为这样可以很好地解决需求澄清的问题。这的确是美好的愿望。

  学校教育有这样一个特点,理想的课程、法定的课程,只有经过教师的理解与践行,才能够转化实际的课程。教育信息化同样遵循这样的规律。对于一所学校,教师入职的时间有不同,进入这所学校的时间有先后,对教育信息化的感悟深浅不一,所以对教育信息化具体教育教学应用的体验感悟各有不同、差异不小。即便是已经为一些先行者澄清了的需求,对于具体的教师个体来说也有一个逐步体验感悟与理解的过程。

  教育信息化的需求至少可以在下几个层面上呈现:教师个人层面、学校层面、区域层面。从教师个人层面来说教育信息化教育教学应用的具体需求演进的路径与进度差异极大,从学校层面来说,教育信息化的教育教学具体应用需求澄清是建立在教师个体的实践基础之上,这也就决定学校层面的教育信息化需求必然是动态的,我们无法期待这类需求既澄清又相对稳定一个较长的时期。区域的教育信息化需求同样如是。

  2.必要的行为建模

  在教育信息化的前期实践中,人们常常摸着石头过河,常见的开发形态是这样的:个别相关教师陈述他们的行动,专业IT公司的技术人员据此开发应用程序……

  这里有个方面存在容易被我们忽视的地方:一是教育教学行为的模型究竟是怎样的?我们的陈述真的能够很好地反应了相对稳定的专业行为?二是技术人员往往会沉溺在自己的使用习惯上,没有很好地考虑基本用户的使用习惯,应用系统的界面友好性有局限。

  前者是教育信息化应用软件系统的教育研发,后者是教育信息化应用软件的技术研发,在目前的实践这两者有着很大的可提升空间。前者应该是一个典型的教育科研过程,而后者离不开前者的工作和对使用方便性的更多考虑。

  3.整体的实施机构

  在我国教育信息化实践中,区域与学校常常以中层性质的“信息中心”作为本组织教育信息化的实施部门。然而,教育信息化实质上是一个整体性的组织行为,一个中层部门是无法协调整个组织的行动,另外教育信息化的教育研发(诸如行为建模、一些数据库基本要素的厘定)只有学校的教务处、科研室等部门方能有效实施。再者在教育教学应用的推广中,教务处是学校核心业务的协调执行部门。信息中心来推动难免隔靴挠痒。

  我们在实践中逐步将学校信息中心的职能限定在技术支持、技术管理的范围内,而由校部直接推动学校的教育信息化进程,教务处和科研室则是常务执行机构,前者侧重推进,后者侧重教育研发。

  4.积累的应用系统

我们在前期的教育信息化实践,常常期盼在需求澄清后,能够稳定地建设与运用各类应用系统。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这类期盼一直在延续着,但到现在仍然还只是期盼而已。

从教育信息化需求动态澄清规律来看,这类期盼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从需求的动态澄清和教育信息化投资动态保值来看,应用系统软件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自然是一个动态积累的过程。

这类不断积累的应用系统极大地丰富了教育教学新型学习的探索,但是在具体使用中,集约化、统整化的需求日益增强。

  5.集中的用户认证

起步阶段的教育信息化各类应用软件系统,分别开发,各有各的用户认证系统。教师学生在使用的时候相当的不方便。

这样我们自然地会思考是否重新设计所有的应用系统,统一建设。然后,事实上无论就积累数据的庞大不易迁移,还是原有投入的保值问题,我们都无法轻松实现这样的做法。

在实践中,大家逐步认识到,数字校园的软件系统其基本结构是选对稳定的,上海交通大学一位学者指出了这类稳定的结构。

我们把握了这类结构,用统一的用户认证长期积累起来的各类应用软件系统,并且这类结构能够不断容纳新的各类应用,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可扩展的基本构架,尽管各类具体应用软件系统分别有着各自的数据库,但是可以在这个框架内统整协同起来。

  6.互通的应用数据

逐步积累的各类应用软件系统都有自己各自的数据库,随着应用的深入,或是原有思考难免的局限性,或是因为实践的推进教育教学行为发生了演进,原有数据模型难免存在一定的不足。若推倒原有设计与应用系统,前期投入的保护往往得不到必要的保护外,而且不远的未来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推倒从来”不是一个现实的有效策略。

我们在实践中,目前采取开发各类数据交换程序来关联各类数据库,使得教师和学生不必重复输入相关数据,另外也弥补了原有设计中的不足。

各类教育教学的应用、人事、学籍、财务、安全管理等应用系统都是事务处理系统,各个业务系统之间是自然分离着的,而学业评价、工作评价等测评系统是主题型支持决策的系统,它要根据各类测评、决策的需求对各类事务型应用系统中提取数据深度发掘。围绕相关测评、决策开展主题厘定、模型建立开展相关的后续研究,进而发展各类必备的数据仓库,这类相对稳定的数据仓库中集成的数据反映了学校关键历史信息,我们可以据此对各类发展和未来进行定量分析和预测。目前实践中的难点不在于ICT技术,而在于我们的教育教学管理中的科学水平。

三、结语

学校教育信息化的发展,数字校园的建设:

1.需求永远动态——教育信息化的需求,总是在发展着运动着,稳定是相对的。

2.系统一定开放——数字校园的各类应用系统,总是随着发展而变化,无法封闭起来。

3.实施必须整体——教育信息化是学校发展的整体途径,必须从整体建设学校决策、实施与技术保障体制。

 

网络地址:www.being.org.cn/theory/ictway.htm
发布日期:20100720日   最近更新:20100721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