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理性思考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互联网:技术背后的文化与理念


黄锫坚 李正风 科技日报 2000/10/02

  20世纪行将结束的时候,互联网技术已经在人类进化的历程中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其影响将日益深远。互联网技术的产生与发展,既是科学与技术结合的结果,也与科学技术背后的文化和理念难以分割地纠缠在一起。
  在60年代席卷西方的反文化浪潮中,激进青年以各种形式反抗所谓的“正直社会”。当马尔库塞用《单面人》来反抗渗透一切生活领域的科技理性时,年轻人却在掉转科技的矛头,以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面来实现超越和革命的梦想。建筑师们用废旧汽车创造露天的多面体穹窿,体验幕天席地的原始生活;计算机系的同仁则致力于电脑和网络的改造,试图将信息权力分发到平民手中。
  美国《时代》周刊的1995年第12期上的一篇文章认为,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络之所以成为今天的这个样子,乃是继承了60年代嬉皮士精神的几代黑客所造就的。第一代黑客在60年代至70年代初用“分时系统”技术把大型主机改造成了实际的个人计算机,使得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计算机。他们破除了以往罩在计算机上的神秘面纱,使个人电脑开始普及。而80年代初的第三代黑客为个人电脑编制了应用教育和娱乐程序。80年代中后期的第四代黑客则开办了数不清的BBS站点和以非层级方式连接的Usenet,并且把美国国防部主办的阿帕网改造成了今天的互联网络。
  当人们回顾计算机技术和电脑文化的发展历史时,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那块神奇而诡异的土地不断提供故事、引发联想。加州诞生了第一台个人计算机“牛郎星”、创立了早期的电子公告牌“社区记忆”;70年代初,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黑客们曾建立了一个“社区计算机公用设施”,取名为“资源一号”。这是旧金山湾地区“计算机权力归于人民”运动的一部分。“社区记忆”创立者们曾创办一份名为“人民的伙伴计算机”的报纸,在他们眼中,计算机是人民反对政府和商业巨头垄断信息的“激进的社会产物”。而苹果微机的创制者沃兹尼亚克曾搞了两次规模超过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露天摇滚音乐会。在音乐会上,全美的离经叛道者、标新立异者、残留的嬉皮士和摇滚歌手们聚在一起。1985年斯图尔特·布兰德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一代人一口吞下计算机,就像他们一口吞下迷幻剂一样。”真是个绝妙的概括。
  1995年,伦敦“超媒体研究中心”的巴布鲁克和卡梅隆在一篇名为“加州意识形态”的文章中认为,在信息技术的魔力的召唤下,60年代新左派运动和新右派自由主义理想实现了一次不寻常的融合。美国西海岸的一些作家、黑客、资本家和艺术家以一种松散的方式形成了一股多元而异质的亚文化,即“加州意识形态”。技术乌托邦、反主流文化、嬉皮文化、雅皮景观、无政府主义,都能从这里找到痕迹。可以说,正是这诸多文化因素的搅拌造就了今天的计算机和网络的模样。
  信息技术的发展趋势,刺激了数字精英们的想象力。他们认为,技术将清除通向技术乌托邦的一切障碍。当这个所谓的“加州意识形态”吹拂到其他领域,形形色色的技术乐观主义出现了。媒体研究领域流行着这样的观点:网络的互动性和非中心等特点将彻底打破传统传媒机构的垄断,实现杰弗逊的理想———观念的自由市场。而经济学界则风传,网络的快捷和方便将大大降低交易成本,实现企业的扁平化,促使“在家工作”等现象的出现。而政治空想家则宣称,网络使以往只能是空想的直接民主有了可行方案,全民投票将得以实现。总之,沿着信息高速公路我们将驶入一个自由而美好的未来,一个乌托邦。
  但是,互联网络所推动的信息自由浪潮却带来诸多隐忧。廉价的自由似乎必然带来对自由的滥用。网络诽谤、网络色情材料、网络危险言论、网上版权侵权案例的不断增加,已经使得一些清醒的学者在思考研究相关的伦理与法律问题,各国政府也都纷纷出台网络管理法规。1998年5月,经过两次上市尝试却最终失败的《连线》杂志被卖给了一家出版公司。这表明一个摇旗呐喊的时代吹鼓手将向一个普通的时尚杂志转变。而其他那些政治和文化神话也露出其一厢情愿的空想面目。网络并非平等和自由的理想王国,网上和网下人口的男女比例、阶层比例可以说明实情。网络创造的信息爆炸带来的不是什么崭新文明,网络并未成为普通民众的反抗工具,惟一改变的只是,统治者由商业巨头变成了技术雅皮士。60-70年代的压抑者、被控制者中的一小撮人,摇身一变成了新世界的主宰。
  互联网技术的产生与发展无疑是极其复杂的。上面的分析主要把目光投向与网络发展相伴随的文化理念。可以设想,文化冲突中的互联网和互联网技术冲击下的文化变迁将成为人们久远谈论的话题。

http://www.being.org.cn/theory/netcivil.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