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理性思考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网络学习适合所有人吗?


作者:Greg Kearsley 翻译:张 晴 张来春

  在网络学习的头二三十年里,很难使人们(学生、教师,或管理人员)信服这也是一种正当的教育方式。由于其在许多方面不同于传统的课堂教学,对网络学习的概念存在很多抵制。这多少有点讽刺意味,因为我从不知道有什么人说过课堂教学的什么好话——但那却是人人都熟悉的东西。
  如今,网络学习已变得可敬而平凡。事实上,它一直受到公司、大学和计算机工业的巨大推动(参见有关这一主题的推荐书目)。它被学生及雇员看作一种更加灵活方便的上课方式;管理者认为它能让他们更节省高效地传递教程;教师考虑他们是该开始网上教学还是被迫失业。这一切是真是假均不重要——重要的是网络学习正在“发热”,人人都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但是由于众多原因,网络学习并不适合所有人。

一、不适合所有学生
  尽管网络学习因其灵活方便受到几乎所有学生的欢迎,却并非所有的学生都适合于网络学习。完成一门网络课程要求相当的自律和主动,必须形成一个学习计划并持之以恒。缺乏这些能力的学生不可能在网络课程中表现良好。此外,有些学生就是不喜欢网络学习——他们喜欢课堂上的经历。
  简单方便地获得计算机和互联网连接也是参加网络课程的必要条件。有些雇员和家庭合用一台计算机,很难给某个人足够时间在机器上做他的课业。许多人在工作中能接触到电脑,但却忙于工作不能花充足时间学习。而在家里又仅有一根电话线,常常难以用来做互联网连接。当然,这一切都是首先假定学生支付得起电脑及网络连接费用(参见下面文化上的考虑)。
  还有电脑素养的问题。参加网络课程要求对计算机的基本理解,包括运用诸如文字处理、电子表格等应用软件,了解互联网如何工作。许多学生不具备这种基本水平的素养,对运用计算机感到不舒适。另外,许多课程还需要高级技能(如:文件处理、运用会议工具、建立web文档),要求更高层次的计算机素养。许多网上项目和课程不提供任何计算机辅导,没有电脑经验的学生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好,常常不知所措。
  对有些学生,他们具备必要的自我约束和学习技能,也能获得电脑与网络,应用起来感到舒心,网络课程是悦人心意的。但对那些不满足这些条件的学生来说,网络课程则不是令人愉快的,相反可能是让人失望的。

二、不适合所有教师
  刚刚讨论的许多对学生的条件同样也适用于对教授网络课程的教师。网络教师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在电脑前面阅读和反馈学生的信息。
  获得计算机和网络连接对教师更为重要,因为他们需花大量时间在网上。大多数网上教员需要高层次的计算机素养——比学生需要的更多。一名网络教员必须花费大量时间解决学生问题,处理系统故障,他(她)确实需要理解特定的电脑工具,传输使用的系统。
  最重要的是,网络教员需要享受运用技术进行教学的乐趣。另外,还需要有适合网络教学的教学风格和个性特征。与大多数传统的课堂教学形式相比,网络教学更具反思性,更加高要求。你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与学生互动,一再地解释科目的细节。
  考虑到这些条件,应该意识到不是每个教师都是网络教学的合适人选。事实上,许多课堂教学的优秀教师不能成为好的网络教师。因此任何机构或组织若坚持其所有教员都网上教学,都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三、不适合所有管理人员
  对管理和经理人员,网络课程和项目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不需要教室或其他相关设备,不需要乘车(或停车),就可以触及全国或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学生。理论上你还可以在同一网络班级里塞进大量学生,而不需另外的费用,想塞多少就塞多少。
  象大多数美妙得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网络课程并没有做到这些理想状况。不需要教室或其他相关设备是事实,但需要大量的计算机设备和支持人员来运营一个网络项目。购买这些设备和服务是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有自己的设备或人员,但是得有人提供。不需要交通是真的,除非想要或需要一些面对面的对话作为项目的一部分(见下一部分),则既要安排交通,也要处理网上课程。你可以招收全球任何地方的学生或职员,但你得确保你的课程在语言和文化方面适合国际受众。你还得盘算如何开拓全球市场——这可是规模不小也不便宜的项目。
  网络课程几乎可以容纳无限量学生,这种想法可能是最大的神话。事实上,由于通常的高层次互动,多数网络课程需要有小规模班级——一个教员教授不超过15到20个学生。可以在一个网络班级里放入更多学生,但教员不可能为学生提供满意的反馈,学生对课程就会感到失落。网络课程中当学生不能获得足够反馈时,他们往往会离去,结业率低于50%。如果想维持一个拥有巨大注册量的网络课程班,你必须把它分成15到20人的小组,每组配备各自的教员或有充分资格的教学助手,保证课程管理有序平稳运行。
  这又带出了涉及管理者的另一问题——网上课程和项目需要良好的管理。考虑到人人远程互动的事实,不可避免的技术问题,协调众多的人/事,需要大量时间管理网上课程和项目。许多管理者设想课程一旦开设出来,事情就搞定了。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的了。

四、不适合所有内容
  并非每个科目或工作任务都能通过网络课程简便有效的教学。实际上,能在网上教学的东西比大多数人猜想的都要多,但并不必然地就更好或更便宜。手工技能就是这一点的最好例证。通常,你不会指望通过网络课程教授定位焊接或神经外科。但这些课程的网上课程都已形成。在网上传授运动技巧,必须运用有适当设计的输入设备的模拟仿真系统。设计和开发模拟仿真是一个昂贵的长期过程,但确实能产生良好的培训效果。美国军队广泛运用模拟仿真训练飞行员、士兵和海员,教他们如何操作或维持复杂精密又充满危险的武器系统。在糟糕或不充分的培训会导致灾难性后果的情况下,值得花费时间和财力开发模拟仿真系统。不幸的是,这并不适用于大多数学院或公司的培训,因此就实用的观点来看,手工技能需要在传统的教室或实验室学习(但Schank(1997)在此问题上有更多论述)。
  网络学习看来并非很好候选方案的其他科目领域是所谓的“软技能”,例如领导、沟通、客户关系、监管等等。这些技能代表了公司开展的管理和商务培训的大半部分。这些技能的核心是人际互动和行为模型。因而你会期望最好在传统的教室里,有一位“活生生的”教员,通过大量角色扮演来学习。然而设计和传输良好的网上课程能够包含大量互动以及参与者之间的联系,因此这些基本的内容并不缺乏。但许多依赖于声音的细微差别、肢体语言和群体动力学的技能,很难在网络课程中获取。尽管如此,这依然是网络课程中很受欢迎的一类,并且有一些也相当有效。
  看起来效果不错的是学术科目网络课程。学术课程的主要构成包括学习概念和原理,参与讨论和辩论,写作论文或报告,或解决问题。就这种程度上说,这些在网上都能做得很好。对科学、数学和工程学,可能还需要另外的软件工具(如Mathematica, MatLab)。包括许多视觉形象的课程(如艺术史、生物学、医学)可能要运用光盘提供材料。除了如上讨论的含有手工技能的课程外,没有学术课程不能以网络的形式设计和传送——如果全体成员感兴趣的话。
  可是网络课程必须很好地设计,否则就将是无效的。设计糟糕的课程中途退学的人很多,结业率低。因此,说可以为某个科目或任务设计课程,并不意味着任何课程都能起作用。由于大多数课程由几乎没有网络教学经验或网络课程设计经验的教员开发,通常都设计得不好。这就给人某些科目不适合网上传送的印象。

五、不适合所有组织或机构
  不是每个组织或机构都是网络课程的候选人。由于需要许多计算机资源,乐意参与的人员,以及具备条件的管理人员,不是每个公司或学校都具备所有的必要因素。并且如果组织或机构文化不是技术取向的,那么网络课程就可能不会成功,因为职工、成员或学生缺乏所需要的计算机素养和舒适感。
  同样也有网络学习是否真的需要的问题。在多数情况下,网络课程提供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灵活性对雇员或学生是一个巨大的好处。但也有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相聚到一起并不成问题的情况。比如,在下班后上本地社区学院的学生可能发现,与不得不回家登陆电脑学习相比,课堂教学更方便。又如一个公司的职员可能总是在同一栋楼里,因此培训的交通根本就不是问题。
  最后,还有一些职员和学生可能想要旅行去参加培训或接受教育。通常培训班都在令人向往的地理位置举办(会有人不想去旧金山吗?),参加培训的机会简直就是“额外津贴”。许多大学生就希望大学离家尽量远。虽然这些因素可能不适合理性的“成本—效益”模式,但却是人们选择培训或教育方式时的重要考虑——这对网络学习没有益处。

六、不适合所有文化背景
  网络学习是以西方高度发达国家为代表的技术社会的组成部分。它为这样一种文化预备雇员和学生,在这种文化里人们与计算机有着广泛互动,运用计算机来进行工作和再创造。但这对欠发达国家并不具有典型性(即便他们看上去渴望如此)。即使西方国家内部,也有在道德或哲学层面并不全心信奉技术的团体(如阿们宗派,部分土著美国人)。坚持一种意识上根深蒂固的学习形式看来并不可取,除非学习者也信奉这种意识形态。
  文化隔阂中更遭的一个方面是所谓的“数字鸿沟”。文献业已证明计算机对“有者”(即,城市/郊区的中上阶层)是如何易得,对“无者”(即,贫穷的农村/市中心人群)是如何难求。这提出了网络学习的社会分层问题,非常令人懊恼。在理论上,一旦计算机和互联网接入变得象电视机或收音机一样便宜,这一文化鸿沟就能被湮没,但那种情形尚远为发生。
  网络学习对残障人士的双刃剑情形也值得考虑。一方面,网络课程能使有残障的人更方便低学习——他们不必往来上课,并且还有多种形式的辅助设备弥补特定的残障。另一方面,更新的包含图解和多媒体内容的网上课程让残疾人群既感到极度灰心,又无法使用。所以我们就有了这种情形,即网络课程对人口中的大部分可能是一个伟大的福音,但它也能剥夺这些恩惠。

七、不适合所有人
  以上已经论述了网络课程并不适合所有的学生、教师、管理人员、机构/组织、科目以及文化。显而易见,不是许多涉足网络教育的人总能抓住这一要点。我用几个例子来阐明如下:

  • 健康护理专业的持续医学教育
      听起来这象是网络培训的理想应用——因为受众高度的自我驱动且工作中一直使用技术。可是他们非常繁忙,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日程,只花相当少(如果有的话)的时间坐在电脑前。他们不是网络学习的最佳人选。
  • 销售培训
      销售人员必须懂得他们出售的产品或服务。你可能会想这自然是一个网络学习的机会。但销售人员不喜欢花大量时间坐在电脑前(他们的工作是会见客户并卖给他们东西),却更舒心于从其他人那里学习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除非他们销售的碰巧与电脑有关。
  • 中小学(k-12)的任何科目
      尽管尽了巨大努力,网络学习在基础教育领域却不很成功。你真的指望建立在实体接触和实体空间的文化支持任何形式的远程学习吗?极少有学校拥有足够的计算机和互联网连接来简便地供师生使用。(另一方面,网络学习用于家庭学校效果不错。)
  • 酒类鉴定
      这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可笑,因为互联网上有一些很棒的酒类专门网站,你可以从中学到许多东西。但最终你不得不真正地品尝,正如这世上许多事物一样,是网络学习无法办到的。

八、结论
  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学生、教师、管理人员、机构或组织、科目及文化,会变得乐于接受网络教育。但目前,应批判地考虑提供某种形式的网络课程或项目是否有意义,而不是假设它对所有人都有效。这至关重要。

推荐书目(原文所附)

1.Kearsley, G. (1999). Online education: Learning and teaching in cyberspace. Belmont, CA: Wadsworth. 

2.Khan, B. (Ed.). (2000). Web-based training. Englewood Cliffs: Educational Technology Publications. 

3.Ko, S., & Rossen, S. (2000). Teaching online: A practical guid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4.Palloff, R., & Pratt, K. (1999). Building learning communities in cyberspace.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5.Rosenberg, M. (2000). E-learning: Strategies for delivering knowledge in the digital age. New York: McGraw-Hill. 

6.Schank, R. (1997). Virtual learning. New York: McGraw-Hill. 

7.Schweizer, H. (1997). Designing and teaching an online course. Boston: Allyn & Bacon. 

8.Horton, W. (2000). Designing Web-based training. New York: Wiley. 

9.White, K. & Weight, B. (1999). The online teaching guide. Boston: Allyn & Bacon. 

Greg Kearsley,独立顾问/“自由学者”(e-mail: gkearsley@sprynet.com)
本文资料来自20021-2月号《教育技术》(EDUCATIONAL TECHNOLOGY/January-February 2002Is Online Learning for Everybody?

张晴,华东师范大学大学外语教学部,上海200062florazq@yahoo.com.cn

张来春,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系/上海市新中高级中学,上海200436keyan@xzschool.com

 

网络地址:www.being.org.cn/theory/onlearning4u.htm
发布日期:20020902日   最近更新:20020902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