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理性思考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网络·学习·人

--访惟存教育创始人柳栋


特约记者:朱广艳 刘向永 《中国电化教育》2003年第一期

记者:
  
信息技术的发展对各国的教育都提出了新的挑战,我国新一轮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开设了研究性学习,而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也备受关注。您是国内较早开始中小学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当时您是基于什么样的想法开始关注网络的教与学应用?

柳栋:
  我关注网络在中小学教与学中的应用,是基于朴素的感情和现实的思考。我是在1998年开始接触互联网的,当时还是在我的学生指导下上网的。尽管当时网络上的信息还很有限,但我还是在网络中了解到许多国内外的教育发展动态。论坛、聊天室和电子邮件让我与远程的教师进行交流。网络对我个人来说是一种强烈的冲击。我就想这样强有力的学习工具能否为我们的孩子们所用。当时我在区里的教科研部门工作,在工作中,我发现许多老师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制作封闭型的课件。教师的精力太多地放在技术上,而不是放在思考教学应用上。更重要的是所谓的"课件"很多还没有改变教学的方式,还是以讲授型为主。演播式的多媒体CAI课件只是把不形象的形象化,让不生动的生动起来,只不过教学过程更加具体化、细致化和人性化。这种方式并没有突破教师讲、学生听的传递式教学,当然只会成为传统教育的一种补充和完善。而网络则依靠其强大的功能,可以架构新的学习方式,所以我就开始考虑如何将网络运用到课堂里面去。

记者:
  网络的魅力是大家都承认的,您认为网络的哪些特性更加有助于中小学生的学习?基于网络的学习与其他学习有何不同?


柳栋:
  网络是一类新型的百科全书、图书馆。我们只要连上网络,百科全书、图书馆就呈现在我们的桌面上。网络为我们的学习提供了较为丰富的信息资源。网络可以汇聚分散在各个终端后面的人的知识,极大地拓展了学习所需的智慧资源。网络的资源分配呈现开放的特点,网络资源的获取机会在能够接触网络的人面前是平等的。网络的这些特性都有助于我们转变传统学习观念,转变学习方式、开展有意义的新型学习方式研究。
  基于网络的学习与其他学习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学习活动,都遵循着基本的学习规律、遵循着人发展的规律。不同之处在于学习的环境、学习的工具不同。网络出现以后人们畅想可以运用网络替代学校、替代教师……但是技术仅仅是构成教育活动诸多因素中的一个成分,而不是全部。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学校、教师不可能被取代。技术的发展更需要的是我们转变、丰富学校和教师的职能。在中小学阶段,学校教育仍然是主流的教学组织样式。目前,网络可以促进我们的教学,但是无法替代教师。由于网络的技术与文化特质,决定了网络唯有运用在探究学习方式中,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体现其更高的效益。

记者:
  当前开展学生网上学习的形式很多,那么您如何梳理多样的基于网络的学习的组织形式?

柳栋:

  说起基于网络的学习组织形式,我们主要的依据有两条:师生之间的联系是虚拟还是现实;基本学习方式是什么样的。
  实施教学的教师和学习者之间的联系方式与途径会极大地影响学习的效益,这一点我们在2001年开展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的时候,在实践中有着深切的感受。我归纳了四类主要的联系方式,主要有(1)现实为主方式:现实教师承担主要的教学辅导和教学组织工作,网络教师辅助现实教师开展教学;(2)虚拟为主方式:网络教师承担主要的教学辅导工作,现实教师承担教学组织工作、并辅助现实教师开展教学;(3)纯粹的现实方式:现实教师承担全部的教学辅导和教学组织工作;(4)纯粹的虚拟方式:网络教师承担全部的教学辅导和教学组织工作。
  从我们实践的结果看,第一类效果较好,第二、第三类次之,第四类基本上处于失控的状态。所以我们根据这些经历认为:在基础教育阶段大家通常所说的"远程教育"无法成为一类主要的学习样式。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必须以课堂教学为主,需要教师发挥更强的主导作用。
  不同的技术可能蕴含了不同的行为方式,不同的学习方式可能需要不同环境条件。网络作为互动媒体的典范,在单向传播方面不如电视、广播等等高效、易行、廉价。如果我们将网络运用于以单向传播方式为主的讲授式教学,你就会感到种种的不便和不经济。根据我们现有的经验,唯有运用在探究式学习中,网络对于学习的各种促进作用才能更好地体现。

记者:
  在您积极地推动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的过程中,您体会到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的学习流程为哪几部分?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与其他的研究性学习有何不同? 

柳栋:

  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在流程方面和一般的研究性学习没有区别,都要经历"情境体验→课题准备→研究实施→总结反思"这样的四个阶段。其中第一个阶段在实践上容易被忽视,这个阶段是研究性学习重要的一个阶段,是发展学习者思维很好的契机。
  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与其他的研究性学习在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类探究学习的样式。不同之处在于工具手段、环境,当然也包括由此而产生的具体行为方式变化。研究性学习其实不是一个新的名词与新的事物,研究性学习就是一类探究学习,它既是一种学习方式,更是基本的学习精神。开展这样一类样式的学习,不仅可以纠正我们教学中过于功利的极端应试倾向,回归学习的本来面目、回归求知的根本目的,而且可以作为驱动教师专业性发展的真实任务。在这一点上非常符合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基本精神、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标准提出的基本要求。
  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技术运用的低限是将网络作为资源的工具;技术运用到中等水平时,网络不仅是信息资源的工具,也是有效的交流工具;较高的技术运用水平则是将网络作为学习过程中的支架工具、评价工具……告诉我们如何来运用技术的,不是信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通过教育科研、实践活动探明的学习规律。
  另外需要强调指出,网络本身不会对学习方式自然而然地进行改进,但是可以为愿意改进学习方式的人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可以把网络作为另外一类电子幻灯,也可以作为建构新型学习环境的必要因素。关键在于运用它的人的观念如何。

记者:
  传统的学习可能比较关注学习的结果评价,关注学习过程和学习结果是研究性学习的一个显著特点,那么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是如何体现这个特点的呢?

柳栋:

  传统的教学对学习的过程和结果应该说都是比较重视的,但是由于极端功利主义的侵蚀,使得我们现时代的一些课堂教学背离了教育的本质属性、剥离了求知的根本目的、仅仅要求再现、再认没有意义与内涵的知识外壳。知识已经不是知识了,而是求得功名的工具。
  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和其他的研究性学习一样,注重兴趣-→问题-→课题的转换过程,多选用档案袋收集学习者各个学习阶段的活动资料、记录、学习产品等等,以提供过程性评价的各类依据,在教学组织上一样注意师生数量的配比……。但是和不用网络的研究性学习一样,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同样可以走过场,同样可以将过程忽略掉。关键在于我们的教学实施过程是否能够按照研究性学习的要求来组织实施。

记者:
  作为网络主题探究性学习的积极倡导者和实践者,您认为网络主题探究学习究竟有何魅力?

柳栋:

  网络主题探究以探究学习为基本学习样式,将网络知识资源、网络智慧资源以及其他资源整合在一个较为完整的学案中,并以网页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发布。这类学案以真实情境中的具体问题解决为线索,努力发展学习者的高水平思维能力。说起网络主题探究的魅力,就要回顾我们在2001年开展的基于网络的研究性学习研究工作。上海的研究型课程其特点是问题来自于学生,在实践中我们也发现教师和学生有很多的不适应。因为我们教师在以前的学习中,这样类型的学习方式也没有很好的接触过。当时我们就在想:是否这一步迈得太大了?接触了WebQuestIntel的未来教育、苹果公司的ACOT项目、ThinkQuest活动以后,觉得这类问题由教师根据学习者的生活选择问题,为学习者自主学习铺设一定的学习台阶的学习方式,可能是一座桥梁,连接了讲授式教学和自主探究学习。同时,在准备这类学案的时候,要求我们教师对学习的目标、学习的过程、评价的方法、学科的内容等等方面有一个很好的认识和思考,是我们教师一个很好的自我发展历程,可以促进我们自身专业性的发展。

记者:
  结合您目前正在倡导的WebQuest的实践推广工作,但是我们知道WebQuest模式是来自美国,您如何看待WebQuest模式的本土化问题?

柳栋:

  什么是本土化?什么是全球化?"本土"和"全球"对立吗?需要过分强调本土化吗?如果需要,那么本土化什么?怎么"化"?……也许这是我们需要首先思考的几个问题。现在"本土化"问题大家都非常关注,然而这是一个很宏大的、很复杂的问题,我们可能无法很好地展开这个话题。但是在此可以说说我们一些粗浅的认识:
  事物是圆融的整体,对本民族文化精髓的继承与吸收其他民族优秀文化之间没有根本的冲突。对本民族文化精髓继承不力,可能无法完全归结到"全球化"的影响上去;同样吸收其他民族优秀文化,可能也不应该等同于"全球化"。也许将一些关于"本土化"的讨论视为现时代对中国文化精髓认识、继承不力的一种批判,可能更为合适。
  我们极端一些来比喻:万有引力定律是牛顿发现的,是否可以认为我们学习牛顿定律就是"全球化"?就是不注重"本土化"了?我们需要发展一个本土化的牛顿定律吗?牛顿定律我们如何来本土化?
  我们可能不需要过多讨论"本土化""全球化",首先应该做的是更好地认识中国文化、认识其他民族文化,运用一切手段去其糟粕,取其精髓,进而发展我们民族的文化。这样一个"去其糟粕,取其精髓"的过程,需要在更多扎实的实践中展开。我们若如此行动,那么这已经不是一个什么"本土化"的过程了,而更可能是真正的文化传承和文化创新。"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式的彷徨非常误事,特别是在实践的层面。
  每一个学习模式既反映了一些根本的客观规律,也有其运用的具体边界条件。这些边界条件变化了,就需要我们在实践操作中作出应有的变通反应。另一方面,应用中一些边界条件的缺乏不能够简单地认为是模式本身的问题,也许有一些边界条件就是发展中的我们,应该主动去弥补的,因为这是客观世界的发展对我们自身发展的提出新要求。
  WebQuest教学模式能够在10年不到的时间内,得到了全球范围内很多一线实践教师的认可与选用,至少可以说明这个模式遵循了学习的客观规律。它尽管诞生在美国,但是运用这个模式开展学习的还是人。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通过更多的实践把握这个模式,用这样一类模式反映中国文化精髓,发展中国学生强大的终身学习能力、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一句话:在实践中理解、在实践中反思、在实践中修正、在实践中发展。

记者:
  目前相当一部分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是在学生的课余时间,您个人组织的实验也有一些是在寒暑假开展的。这是不是说明网络就不适合课堂的教学? 

柳栋:

  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有很多误解,这些误解在不同程度上阻碍了我们的实践。
  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是综合课程研究性学习板块中进行的,有基本课时保障,这是标准的课堂应用模式。我们在探索中为了回避一些阻碍的因素,利用了课余的时间。同时,网络为我们提供了一类新型的教学手段,可能会占用一些课余时间,这样传统课的形态可能会有一些变化,这并不意味着基于网络应用的研究性学习只能够在课余展开。
  网络主题探究的实践探索主阵地就是在课堂上,上海市虎林路小学、宝山中学,福建省福州八中,辽宁省东北育才学校,北京市丁香小学,广东省广州市恒福中学、顺德碧桂园学校、湛江一中,江苏省扬州中学、昆山国际学校,湖北黄石市广场路小学,以及广西、海南、广东深圳等地区一些学校的实践探索都是基于课堂教学的。至于我们选在暑期开展活动,这是为了推动各地的实践探索而采取的阶段性措施,鼓励更多的老师来关注网络主题探究学习活动。这样的举措是为了给实践探索留有发展的空间,并不意味着网络主题探究只能在课余运用。
  我们还要着重指出,一些高校的新锐学者在教育技术学学科领域也尝试运用网络主题探究模式在本科生、研究生中开展教学。
  我们可以这样预期:随着网络主题探究学习活动的实践深入,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形成丰富的具体实践类型。

记者:
  您如何看待目前教师的个人网站建设问题?

柳栋:

  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去思考。
  第一个方面是"要不要"的问题。
  目前我国教育信息化的瓶颈之一就是资源问题,特别是缺乏丰富的学习资源。这类学习资源的建设一方面需要国家各行业专业机构将其可以共享的资源开放,各类企业建设相应的资源型网站;在另一方面,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资源的积极建设者,我们不可能等到所有的资源具备了再开始我们的实践。资源的建设最需要网络中积极行动的教师与学校。另外遵循规律可以有效减少网络教育资源建设的社会总投入与总运维成本。

  第二个方面是"如何建设"的问题。
  专题教育网站的建设,首先是一个教育问题,然后才是一个技术问题。作为教育内部的教师和学校可以结合本人、本校的课程整合、互动学习的教育科研项目来建设小型互动学习平台;可以结合个人的兴趣爱好建设专题资讯网站;也可以结合研究性学习师生共建专题资讯网站,集中地反映某个领域相关信息,ThinkQuest就是这样一类整合型学习活动。

记者:
  您推动基于网络的学习形式主要是网友的联系,那么您认为这种形式的好处和局限有哪些?

柳栋: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认为推动基于网络的学习,至少可以分成传播、实践两个阶段。在传播阶段网络极其有用,方便、快捷,大家可以很快看到相应的支持材料和其他老师的实践学案。在实践阶段非常需要各级组织的有力支持,没有各级组织的正确决策,网络教学的实践是无法落实和推广的。网络主题探究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的一年内从传播到形成规模化的实践,关键在于教师、学校的主动性得到了极大发挥。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没有传统纸质媒体的大力支持,仅仅依靠网络也是不够的。一些专业化媒体为基层实践提供很好的媒体支持。另外,各种教育科研的网站、电子杂志为实践的开展提供了大量的理性思考文章和网络交流的空间。
  网友之间的联系是积极行动起来的教师之间的沟通,可以了解一些信息,讨论一些问题,但是深入的思想碰撞,还是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惯例:每年依托一个专业会议集中交流大家一年来的工作,并一起思考未来一年的实践工作。

记者:
  通过与您的交谈,我发现您特别强调人的精神和意识,体现了一种整体论的视野,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在基于网络的学习中怎么样体现"以人为本"等原则的?

柳栋:

  这涉及如何看待人与人所处的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如何看待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如何看待学习者等几个根本性的问题,以及如何具体体现的问题。
  中国传统哲学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天人合一,人是整个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人既不是整个环境的主宰,也不是环境中消极的一员,而是在作为整个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按照一定的规律在整体中运动着。生态观也表述了与此相似的观点。生态观认为由于世界是由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生态、经济、社会子系统组成的,因而应该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进行多要素的、全系统的认识与运行。生态观将人作为环境整体的一部分来规划,而一改过去将人类和环境割裂开来的做法。生态观将人的活动与整个自然、社会生态系统放在一起考虑,而不是将生态系统看作人类一定要战胜的敌人。运动发展着的整体、在运动发展着的整体中的运动发展着的人。
  生态观提供了一种新的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与方式,它告诉我们:在协调各种冲突时,既要满足人类当前的需求,又能与自然规律相和谐一致,保证整体与个体的长远利益。因而,生态观下的学习活动是一种综合性、整体协调、可持续的人类发展方式。可持续性从微观的社会经济学视角来看,意味着学习者可以通过教育、自我教育发展个体劳动力,并能够动态保有个体劳动力价值;从微观的文化、教育的视角来看,则意味着学习者不仅从文化的传承中发展其作为人本质的东西,更通过学习者个体的创造来发展我们已有人类的文化。
  在学习中体现"以人为本",也许不需要各式各样的口号和表面行为,而是要落实在每一个具体行为中。
  ――我们在厘定培养目标时,能否站在社会文化建设者的立场上,放眼社会生活、着眼于现时代发展的整体需求?能否站在学习者个体的立场上,思考可能的人生发展历程以及相应的具体需求?……
  ――我们在拟订教学目标时,能否根据人类认识发展的规律,体现一般能力的发展要求?能否根据不同学习者的具体情况制定针对性的发展目标?……
  ――我们在筛检教学内容时,能否既考虑已有的前人积累的知识,又能够汲取活生生的人类现实生活,从而回归求知的本来目的、恢复知识的本来面目?……
  ――我们在选择学习方法时,能否根据人类认识发展的规律,寻求更能体现人类思维发展一般规律的学习方式?……
  ――我们在组织教学活动时,能否既很好地考虑到我们现有各类资源,又能够很好地考虑到学习者的发展能否得到保障?……
  ――我们在进行学习评价时,能否不断提醒我们自己"评价的目的不仅仅在于区分,而更在于促进学习者的发展",进而发展各类供学习者自我检查用的学习量规,而不是理所应当地认为"评价就是区分"?……
  ……

记者:
  通过多年的网络学习研究实践,您认为基于网络的学习是否必须完全依靠网络?目前很多特别是西部的学校没有太好的教育技术设备,那么他们应该怎么样开展研究和实践?

柳栋:

  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基于网络的学习并不是事事都要通过网络,网络不是我们惟一的交流、传播途径;基于网络的学习要求将网络作为我们学习环境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而不是用网络取代课堂、取代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互动。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认为运用网络于教学,可能并不需要特别多的教育技术设备。学校的学习环境中互联网接入可能是需要最迫切解决的功能。太依赖技术可能是一个较为危险的选择。起始方案对很多学校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实现的。这样的考虑一是源于我们实践的经验,二是考虑到任何一类新型的应用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我们教师也是需要经历一个过程,才能更好地理解新事物、新工具。
  技术是一个必要物质条件,但活的灵魂是学生与教师。开展课程整合、网络主题探究需要我们教师通过更多地在个人生活中运用技术,进而更多地感悟技术对我生活的作用。需要我们对国家新课程标准、对学科知识、对各类教学策略有一个更好的认识和掌握。

 

网络地址:www.being.org.cn/theory/web-learning-human.htm
发布日期:20030208日   最近更新:20030208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