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教育杂记三则


作者:张来春


1.教师的划分

  人们按不同的标准,从不同的角度,对教师做了五花八门的分类。
  福勒(Fuller)和布郎(Brown)根据教师所关心的焦点问题,把教师的成长分成三个阶段:关注生存阶段、关注情景阶段和关注学生阶段,并对每一阶段教师关注的问题及其需要做了具体分析。同时声称,事实上,有些教师从来就没有进入到第三阶段。这是对个体教师成长阶段的划分,我们也可以看做是对群体教师的分类。
  在网上(好象是人教网www.pep.com.cn吧)看到一篇《教师五层次》,里面谈到作为一种职业,或是仅仅作为一种职业,凡是泛称为“从事教学活动的人”都可被名之为教师。但在实际上,同是被泛称或自称教师的人之中,其德其才在层次上却千差万别,依序大致可分为五等——大教师、好教师、教书匠、以教谋生者和因教误人者。对每类教师作者都做了精辟的论述。
  最近在教科院参加培训,又听到另一种对教师的划分,记在这里与老师同学分享。这种分法主要根据课堂教学讲授的风格和效果。最好的老师是“深入浅出”,把深奥的知识复杂的理论讲得浅显、明了、易懂。稍次的是“深入深出”,虽不能形象生动,可也是一些实在的东西的。对学生的要求高了些,但也相当不错哟。因为知识不总是好玩的,知识也不总是容易的嘛。等而下之者“浅入浅出”,内容不能货真价实,却也老老实实不故做高深故弄玄虚,把浅显易懂的东西讲得玄而又玄晦涩难懂。——最可恶的“浅入深出”者就是这样干的了!
  对教师的划分还有许多。作为教师,看看这些分类,有时也蛮有意思蛮有启发的。当然,具体到个人,大不了会心一笑或报之一笑或斥之一笑或不哭不笑,随便好了。

2.和尚吃馒头

  这也是在教科院培训时听来的故事,谈的是中美教育的差异,同样记下与老师同学分享。
  顾泠沅老师在与美国同行交流时,对方称赞:“我太佩服你们的中小学教师了,有那么好的成绩,那么好的经验!”紧接着却跟了一句不那么好听不那么客气的话:“但我不佩服你们的研究人员,这么好的成绩和经验都没有总结出来。”顾老师说:“我给你讲一个我们中国的寓言。一个和尚饿了,吃馒头。吃完第一个,不饱;吃第二个,还是不饱;再吃第三个,饱了。饱了和尚就开始发议论(顾老师诙谐地点评议论都是吃饱了发的):‘早知吃第三个会饱,就不吃前面两个了!’”
  这个寓言有不同的翻版,如财主建楼只想要第三层等等,我们都耳熟能详了。美国教育专家绝顶聪明,一听完就拍案惊奇:“哇,你们中国的寓言太好了!这第一第二个馒头就是概念、原理,第三个馒头是策略、问题解决技能。你们一直都在吃前两个馒头,就是不吃第三个馒头;我们想只吃第三个馒头,不好好吃前两个。我们的基础教育都有问题!”

3.师生互动

  国内外教育学者、心理学者和社会学者对师生互动进行了不少研究。艾雪黎(B. J. Ashley)等人根据社会学家帕森斯的社会体系的观点,把师生互动行为分为教师中心式、学生中心式、知识中心式三种。利比特与怀特(R. Lippitt & R. K. White)等人把教师在课堂上的领导行为分成三类:权威式、民主式和放任式,由此形成了教师命令式、师生协商式、师生互不干涉式三种不同课堂互动行为类型。弗兰德斯(Flanders)的“课堂社会互动模型”则把课堂中师生的行为概括为10类。其中教师7类:接纳学生感受、表扬、延伸学生想法、提问、发出命令、讲解、批评与维持纪律;学生2类:回答问题、主动提问;师生共有的1类:沉默。吴康宁等人则根据师生行为属性划分出控制-服从型、控制-反控制型、相互磋商型。
  综合与参考以上的理论,我们觉得,在传统的课堂教学的学习方式下,师生互动多属于教师中心式、教师命令式,师生之间是控制与服从的关系。虽然不排除具体的情景下的特例和部分教师个人所做的努力,但因为课程和体制的原因,都还并不足以改变整个情况的性质。师生双方在追求学业、社会理想、人生目标等方面的相互吸引、期望、共鸣、互补等交往的心理效应大大被削弱了。师生之间的交流成了“知识的传授”,而师生之间“情感的交流”、“人生体验交流”被忽视了。然而只有交往的目的性的降低和生活性、情感性的提高,才最终标志着师生交往的意义完善。青年学生中“自由”、“平等”的文化氛围无疑对教师的行政权威产生一定的冲突,但对得到他们自发承认和认同基础上的心理支持和理解的需求更强烈了。教师应更多地发挥心理权威的作用,淡化行政权威的作用。

 

http://www.being.org.cn/unique/12zajisan.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