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浅析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泛权威现象


作者:黄行福

 

  当前,我国基础教育领域存在着比较普遍的泛权威现象。即指基础教育领域的诸多方面,权威一统天下。权威,即指社会生活中,在某个方面、某个领域最有地位的人或事物。他(它)们具有使人信从的力量,具有一般的人或事物无法比拟的影响力、号召力、威慑力或约束力。就人而言,权威者说话有人听,指示有人办,其言行甚至得到普遍的认同、欣赏、模仿。在基础教育领域,权威多多,从教师到教材,从考试到制度,权威统领一切。本文仅论数端,以见一般。
  1、教师权威。
  学生面前,教师是绝对的权威,知识比学生丰富,年龄比学生长,既是社会价值体系的代表者,又是文化知的传播者。学生要发展,要成才,社会价值观念和人类文明成果都是他们所必需的。对于教师的权威,学生只有接受。然而,苏霍姆林斯基告诉我们,教师权威是一把“手术刀”,“使用它可以进行最细致的、难以觉察的手术,但它也可能刺痛学生。”①在我们的学校中,教师权威的使用,很多情况下便“刺痛”了学生:有的教师一天到晚板着脸孔,学生稍有“不轨”,便加训斥;有的教师罚学生站、罚学生跪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最近,报刊、电台频频报道的处罚、污辱学生的种种行为,有在学生脸上刺字的,有当众脱女生裤子的,有罚学生互打耳光的,甚至强迫学生吞大使的……滥用权威到了丧失人格、触犯法律的地步。
  2、教材权威。
  教材是教与学的凭藉。叶圣陶先生早就指出:“教材无非是例子。”教师通过运用教材培养学生,学生通过学习教材掌握知识、形成能力、获得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教材是手段,学生的发展才是目的。可是,存我们的教育中,教材本身却异化为目的,成为凌架于学生之上的“律条”。以语文教学为例。本来,语文学科是人文性很强的学科。教材中的一篇篇课文,是写作者匠心独运的认识成果及情感表达。学生学习课本,本是以课文作为各种体裁的典范,学会运用语言文字。可是,这一篇篇有着无限韵味、独特个性的作品,在有的教师那里,却成了一个个束缚学生个性的框架。课堂上,教师逐段逐句深抠死挖,深入剖析,仿佛篇篇华章字字经典,甚至不允许学生有自己的见解。其实即使是名家名作,也并非都是一字不可易的。所以,在学生眼中,教材就成为高高在上的又一权威,只能信从,不能怀疑,更不能超越。
  3、考试权威。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我们的教学管理------考试管理教学。虽说片面,却道出了部分事实。实际上,教材的权威也只是考试权威的结果之一。考试的权威从三个方面使教与学双方都对它不得不顶礼膜拜:内容、题型、答案。考什么,考哪些内容,教师、学生都极为关注。每年的中考、高考,师生翘首以盼的,首先是考试范围。考试范围一公布,师生都仿佛吃了定心丸,心里才踏实。范围之外,则无人问津。以初中语文为例,整个初中6册教材,约170篇课文,考试范周一般规定只考90多篇,有近一半课文在范围之外。这些课文,都是文质兼美的好文章,可考试范围一定,它们就成了后娘的孩子,瞧不上眼,不在复习之列,甚至搁置不上。至于与教材配套的阅读课本,就更被束之高阁。
题型的导向作用,也不可低估。“楚王好细腰,国中多饿死。”考纲中规定的题型,是复习训练的范型,权威性强。尤其是上一年的考题,常常成为复习模拟的样题。
  考试权威最典型的体现则是答案的唯一性。凡考试都有所谓的标准答案。既使人文性较强的政治、语文、历史等学科,在标准答案面前,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同样束手无策,只好俯首听命。尤其是中考高考,标准答案的权威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4、制度权威。
  制度,是任何群体、单位维护正常秩序所必需的规范。学校的校规校纪,不论是成文的还是不成文的,对学生都有约束作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学校没有制度,就不可能有正常的秩序。但是,再好的制度,如果执行过了头,就会成为“严刑峻法”。比如对“上课不允许交头接耳”这样一条不成文的制度,如果教师发现学生稍有违犯,就给予处罚。执行的结果,虽说维护了制度的权威,却可能使学生成为只知照制度办事的“机器”,只会片面维护制度的权威,而缺乏自主的能力。尤其是小学低年级学生,教师一次过于严厉的处罚,可能使他们“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学校、教师产生畏惧心理。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
  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多年来所遵循的是以崇奉权威为核心的办学思想、办学体制,权威总是高于一切。许多事情,最后总要拿到权威的面前进行判断。长期以来,这种泛权威现象的存在,给基础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容低估的。基础教育领域的泛权威现象,最大的负面影响在于使学生丧失了主体人格、失去了“生命亮色”。教育的目的是使学生成为真正的主体,真正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真正懂得选择人生道路的人。青少年时代,是充满好奇、富于想象、激情充溢的时代。我们的教育,就应该在这个人生的花季,去丰富、充实他们的精神世界,使他们成为快乐的、不迷信权威、勇于创新的人才。江泽民同志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而一个失去了主体人格,失去了真正自我的人,与创新是无缘的。

  权威的泛化,是复杂的现象,既有历史的惯性,也有现实的原因。
  1.传统观念的影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有着几千年的教育史,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我国传统的学校教育简直就是一种权威性的教育。体制上,学校教育有严格的品级等第,并且依照行政官员的等级,进一步强化了教师的权威。思想上,荀子就把教师与天地君亲并列,“师”的地位非常高。他说:“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进而树立了教师在全社会的权威。所以,在教师面前,学生不能有主见,只能循师所授之理。荀子又认为:“言而不称师谓之畔,教而不称师谓之倍。”②教师的权威就被绝对化了。中国古代,制度的权威也比较典型。在对学生的管理上,只是片面强调维护制度的尊严。明代就要求国子监生员必须遵承师训,循规蹈矩。规定:“各堂生员每日诵书史,并在师前立听讲解。其有疑问,必须跪听,毋得傲慢,有乖礼法。”“毁辱师长者”,“杖一百”,“发云南地面充军。”③制度何等威严。至于科举考试,一千多年来,其权威的地位直到被废止,一直未曾动摇过。只能考什么学什么。宋代以后,“四书”“五经”成为学校教育中的钦定教材,考试命题的主要依据。总之,教师、教材、考试、制度等,在中国古代教育中,都是绝对的权威,使中国后代教育笼罩在权威的威严之中,并形成为思想,积淀为观念,一代又一代,影响着今天的教育。
  2.升学考试的导向作用。
  学校教育离不开考试。从本质上说,考试是检验教与学效果的有效手段。考试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今天,在我们的学校教育中,笔试几乎成为考试的代名词。尤其是升学考试,基本上都是笔试。由于莘莘学子在中考高考中面临着激烈的升学竞争。所以,学生们面对升学考试,丝亳不敢松懈。于是,考试的权威应运而生。千千万万的考生,只能考什么练什么,一切为了考试,一切为了升学。
  3.计划体制的影响。
  目前,我们的教育领域,基本上仍是计划一统天下。统得过多,管得过死,讲求统一,追求一致,缺乏变通。在教师管理上,教师的编制、工资、职称等,统统由政府统管。而且不管什么人,只要进了教师这个“编”,就是教师,就可以代表社会、代表家长,管束学生。这种体制,造就了教师的形式权威。再加上教师编制的干部化,更从体制上强化了教师在学生面前的优势。教材的发行与使用上,行政计划占据主导地位,严格规定了教材的发行和使用。以语文教材为例,到目前为止,国内号称的“九套半”九年义务教材,名义上,这些教材可以自由选用,但实际上“教材自选”并未成为今天的现实。人教社教材的一套,几乎占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样,人教社教材也就成了绝对的权威教材。而且,升学考试的命题大权在握,教材又是命题的主要依据,甚至标准答案也出自于之配套的“教参”,谁敢轻视?
  教育需要权威,但不能唯权威,更不能泛化。

 

作者单位:南丰县付坊中学
邮   编:344506
E-mail:nfhungxingfu@sohu.com

注 释:
① 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天津人民出版社83年版,249------250页。
② 《荀子·大略》
③  《南雍志》卷九《谟训考》上篇《学规本末》              

《江西教育科研》2000年第4期

网络地址:www.being.org.cn/unique/efqw.htm
发布时间:20020930日 最近更新:20020930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