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当社会的大象站在教育的图钉上

--优秀少年弑母惨剧为何一再发生


作者:dragonyoung

  (问题太大,又无法回避,力不从心.还请大家参与。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既看到我们教育和社会的不足,也看到我们教育和社会的难处.无论是智慧还是投资,大家都能参与进来,群人拾柴火焰高吧。我们为国也可以做些实事)
  
  记得前年也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全国都为之震动。看了最近关于少年弑母的报道,非常震惊,与前年相比,更让人有无奈的感觉。如果再发生,我们又当做何说辞。为何不断发生?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最近我亲耳所闻的一件事情也许说明问题的根源。
  老张是退休的重点中学的老教师,今年快七十了,有十几年没有回农村的老家了。这次,和老伴一起回老家,一是探亲,二是旅游。结果是笑着回去,哭着回来。
  老张的三弟比他小20岁,他的独子今年上高三,考大学,老张的孩子很聪明,当年中考的时候,过市中的分数线20多分,家里穷,没有钱上。后来一家私立学校愿意免费招他去读,每个月还给他三百圆的生活费。
  现在三年下来了,孩子的成绩很好,学校准备让他报考清华大学。好了,就是他能考上,学费在哪里?老张的三弟原来靠给炸山的背石头赚点钱,现在岁数大了,背不动了。老张的三弟媳现在还能靠辫中国结赚点钱,价格是每斤三毛钱,每天从天一亮一直干到十点钟,才能得到一二十圆。为了儿子上大学的事情,老人急成了神经病,老伴也有一点。为了省钱为儿子上大学,老两口一顿一起只吃一小碗饭,还说自己是没有用的人,不该吃饭。
  老张当年也是农村里长大,后来上学读书考上大学。在中学工作了一辈子后,现在退休在家。老张的三弟是一辈子在农村,老张要把他带到城里来过,他怎么也不肯。
  对比两家,老张夫妇一个是退休教师,一个是退休工人,两人月退休工资是两千圆。儿子在电厂,效益也很好。老张的三弟夫妇都是农民,两人就没有什么固定收入了。唯一是希望是儿子上大学,而儿子上大学又要一大笔费用。当地人除了做些手工,没有其他什么赚钱的办法。
  现在,一方面老张给他三弟的孩子写信,安慰他专心考试,一方面,大家一起准备抬石头。
  这里和上面的两个少年弑母案相比,这件事情更让我感到悲哀。就象一个是软刀子,一个是硬刀子。对于这个软刀子,更使我们大家的心都为之难过。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家人所能解决的,也不是教育部门所能解决的,而是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究竟是为什么。

一,社会发展不均衡的大象
  浙江金华中学生弑母案中,是望子成龙的徐母和少不更事的徐力。
  对于徐力之母吴凤仙来说,该上学的时候,要下乡,该工作的时候,又要下岗。她的希望一点一点的被社会拿走了。她自己不再有希望,她的还有的希望都放在徐力身上。全家未来的生活都要靠徐力将来“考好成绩,上好学校,考上大学,找好工作”
  今年的弑母中,是望子成龙的卢父和少不更事的卢刚。
  对于齐登科来说,他自己没有希望,“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了”,为的是“我们的祖先有人做过清朝的太师,县志里都有记载,我的名字也被社科院的专门人才库收录进去,这些我都找来给他看过,鼓励他好好学习,要超过我,不要给齐家丢脸!”
  虽然他和徐母文化水平有差异,但他们的希望都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把自己的希望压到了自己的孩子的教育身上。
  在我所亲耳所闻的例子里,老张的三弟夫妇都没有文化,又不愿意出去,老张再三请他们到自己家里住,他们都不肯,舍不得自己家里的房子,种地又苦不到钱,原来干的重活又干不动了,能干的手工活的工钱又非常低,他们也没有了希望,他们的希望也和前两者一样,都不在自己的身上,在孩子的教育身上。
  研究三个例子,一方面是学生本人,但更重要的是家长本人和他们为何做除了让孩子受教育的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一方面是飞速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发展极不均衡。这里三个人共同点都是发展的相对滞后,也许还不能全面的说明问题。在周绍杰先生发表在今年1月9日《经济参考报》上的《跨越“数字鸿沟”》一文章中,提到“东部地区是因特网普及的领先地区,因特网用户的普及水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97倍,而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分别是全国平均水平的0.45倍和0.32倍,但是网络的普及和应用的增长主要发生在城市,城市普及率为农村普及率的740倍。8.7亿乡村人口基本被排斥在信息化之外,成为信息时代的边缘化人群,”。
  东西部之间的发展的不均衡,城乡之间的发展的不均衡可以从中有个清楚的了解。
  对于这种不平衡的调整之艰难,在太多的事例中,有太多的体现。对于农民来说,要想过好日子,就要进城,要想进城,大多数人是做民工,极少的人读书考大学。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下岗工人打工拿不到工钱,到劳动局去,劳动局说没有合同不好办。在北京打工的IT人,也要提心掉胆地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抓走。“到昌平拉沙子”。人在那里,要么是有法不依,要么是法律歧视。
  这发展不均衡如何调节?有没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实中,这个平衡是怎么调节的。而我的感觉是没有去想,更没有人去主动去做,反而有人以为这种发展的不平衡是好事。有了这个不平衡,比如说教育产业化,比如说办暂住证收费,没有暂住证的抓到了到“到昌平拉沙子”就变的天经地义,有利可图。
  对于有的人来说,这种不均衡越大越好。这种不均衡越大,教育产业化的可以收的钱越多,办暂住证收费越多,没有暂住证的抓到了到“到昌平拉沙子”的人也越多,比方说,在北京北京为237万人换发新《暂住证》创历史新高。“而每个237万*188=4.5亿啊!而这仅仅是一次办证行动的收入。不知道这笔钱用在了什么地方,我很少看到有什么真正为外来人口办实事的项目。http://216.218.168.67/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89340.shtml。不管怎么办,都能从中渔利,还没有地方说理。
  因此,事实上,对于吴金风,卢登科,老张的三弟以及和他们一样的人来说,他们对于摆在自己面前的不均衡无能为力,他们自己根本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尝试过,但失败了,社会客观上不允许。他们摆脱种种发展的不均衡只有一条路,就是让他们的孩子到全国统一的公平的高考去说理。即使在参加高考之前,他们又要在本地先上学。各地的教育发展又是极不均衡的,大城市里的学校不逊于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最好的学校,而农村里的学校连老师的工资都发不齐,连教室都是危房,更不要说是什么图书馆和电脑房了。
  压在我国教育上的,是调节整个社会发展不均衡的重任,是一头大象。虽然这头大象,太重太重,但是社会发展不均衡不能有效调节的局面有效遏制,中国愈发展,吴金风和卢登科会越来越多,这头大象会越来越重。

二,我国教育的三个统一打造的图钉
  对于我国教育机构的简单描述是三个统一,即统一的教材,统一的考试,统一的管理。在我国的教育过程中,两亿小学生,两千万中学生,八百万大学生之间,意味着从两亿小学生中去掉90%,在两千万中去掉60%,最终是真正能考入大学的仅占同龄人的不多10%。三个统一使我们的教育成了世界大国中管理最简单,教材种类最少,标准最单一的教育。这也才有可能,在一面是两亿人,一头是八百万的情况下,统一的教材,统一的管理,通过统一的考试连接这两亿人和八百万,二者却世界上最结结实实的固定在一起,我们的教育体系就成了一个紧密一体的巨大的图钉。
  在这个图钉里,从来没有过是对个人的教育,都是在一个被三个统一规定的模式里把活人变成机器。在我们现行的教育体系下,我们的学生从幼儿园到博士后都是这样被教育:上课要认真听讲,课后要认真完成作业。我们对学生的教育内容就是课本,学生的学习就是做作业,衡量各级教育的主要标准就是考试。学生整天就是忙于上课,做作业。课本上的内容就是我们教育的全部,因为考试的标准也就是看学生对于课本上的内容掌握的情况。
  在这选拔的过程中,我们的教材可以是几千年的政史地,几百年前的数理化,就是不能让我们的大中小学生有一点选择现代最新科技动态的余地和自由。我们的教学内容到哪儿都一样,我们的答案到哪儿也都一样,学生用不着去想,也不能自己去想。如果学生想的内容,答的内容有与书本或练习的标准答案不一样的,就是错的,如果考试时候还是这样,就意味着将被剥夺受教育的机会;教师教的内容,就只能局限于课本之内、考试之内,否则不但白教,还会砸了自己的饭碗。这样才能保证“顺利地”从两亿人中选拔出八百万人。当一个学生我们的教育的大面到尖头运动的过程,就是不断淘汰的过程,不断把正常的人变成被教育认为不合格的人。这也保证了使敢于出轨的人出了轨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最终,在这三个统一塑造的巨大的图钉型的教育体系下,最终成果,不论是八百万被选出来的,还是一亿九千二百万没有选拔出来的,不管是幼儿园毕业还是博士后毕业,都是知识可能知道不少,却不敢提问题,不想提问题,不会提问题;只会随大溜,说什么都相信,不敢独立思考;只会模仿,仿古崇外,不会创造性的思考。
  在这三个统一塑造的巨大的图钉型的教育体系下,从大面的一开始,就是生死抉择。不能在一开始就被淘汰出局。即使到了这个图钉的顶端,有的是更多的失望。体系内顶端,但到了体系外,到社会上,到世界上竞争,却和中国足球队一样,国内很牛B,到了世界杯上连输三场,带了九个鸭蛋回来。对比之下说,清华北大在国内也很牛,老张的三弟的孩子想上的清华一家的教育经费虽然大于十几年年希望工程的募款,大于一个中国科学院的经费,但到了世界中,还只是留美预备学校而已。
  在这三个统一塑造的巨大的图钉型的教育体系下,从小学开始,就是生死抉择。学生的家长就要为自己的孩子上一个好的小学而努力,然后是中学,然后是大学,在事实上必然有90%的人被淘汰出局的情况下,使自己的孩子不被淘汰出局。
  我们教育体系以为的最好的学生,能够培养出来的最好的学生,也就是能读死书,会死读书,最后读书死。他们有人上了研究生还会到公园里用硫酸浇狗熊,有人当了教授还会抄别人的书。
  那些坏孩子有的是用买两斤汽油烧网吧,用硬刀子杀人,有的是被软刀子所杀,比如学生自杀。
  这个死循环过程的结果的整体而言,我们虽然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教育,但是成功的几率太低。回过头看看,一个硕大无比的图钉,面太大,头太尖,中间又只有一个长长的柄,整个图钉都已被也正在被死人的红的血和活人的白的脑浆涂满了。

三,当大象站在图钉上
  我们的统一教育上承载了太大的社会的希望的重量,社会的大象站在教育的图钉上;社会的大象站在教育的图钉上,社会的压力转化为教育体系内的教学的压力,经过一系列考试,社会的压力教育的压力都不但没有减小,反而从图钉的尖尖的一端放大传出;当这个力我们每一个老师和学生都无法逃脱,因为社会发展不均衡的压力都在教育上,而我国的教育有是三个统一下的唯一的教育体系,对于有的人,出国不失为明智之选,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一开始,他们就进入了这个教育体系,就被钉住了,越往尖头去,所受的压力越大,最终,人的肉体和精神就变的异常脆弱。
  低效的失败的教育体系却是国内教育唯一的选择,承受着社会发展不均衡调节全部的责任。教育图钉本身的结构是不合理的,其结果是失败的。但当一头大象已经站在上面的时候,把这个图钉拿出来是不可能的,不把这个图钉修好,我们的教育没有希望。太大的社会希望在考试的放大的过程中压毁了我们的教育:当我们的教育被摧毁的时候,社会的发展也就成了泡影,我们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大象还站在这个图钉上下不来,我们我们教育的难度又太大,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这个死循环中,过去是,现在还是,在从幼园到大学,从图钉的开儿始的面到图钉结束的点,割不断的强求统一的辫子使我国教育发展举步维艰。我们的教育规模很大,但即使一个重点大学,也没有招生的自由,一个能写一本书的学生进不了北大的中文系去再多读一些书,没有教学的自由,所有的学生都要学英语,不管他们以后用不用的上。任何一所体系内的学校,都不能根据本校的学生的实际和社会的发展来进行自己的工作。任何一个学校都是被三个统一画地为牢,外边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别想出来。
  教师教学无法以科学作基础。教师的教学内容是课本规定的,教师上课的过程是由教学大纲和教参安排好的,教学效果的标准是由考试决定的。一个教师教一辈子,在他(她)自己的教学中,就没能有自己独创性。知识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大量淘汰旧的知识和技能。而在我们的教育机构中,由于叁个统一,已被新经济淘汰的知识和技能却不能被淘汰,新经济需要的知识和技能却很难进得了门。社会的发展在各个领域发展各有千秋,需要不同的人才。不同的人才需要不同的教育,但我们的教育却与之脱节。
  最终,对于我们的社会的整体而言,虽然整个图钉都早已被红的血和白的脑浆涂满了,但我们还是只能用一亿双运动鞋去换一架喷气式飞机,我国还是世界的加工厂而已。

原文:http://www.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105731.html

网络地址:www.being.org.cn/unique/el.htm
发布日期:2002年07月01日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