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开发人脑?


徐正言

  有两件事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脑际。第一件事是“鸡血疗法”,其方法是从雄鸡身上抽取一些鸡血注射到患有的某一部位去,这个方法是可以包治百病,且无病强身的。第二件事是“七、二一“,从渤海湾取来海水烧成盐卤,也是一剂万应灵药,包括肾炎统通能治。这二种药都曾风靡全国,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主题,其神效也如寒冬的北国雪花,纷纷扬扬满天皆是,于是乎洛阳纸贵,不惜重“情”觅宝(在那时,可不准提“金”,不然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而血淋溚滴的)。
  在今日看来,当时的人们似乎愚昧得可以,然而它们之所以能骑马跨剑走天下,所向披糜,却实在是“存在是合理的”(合理一词不作真理解,意谓存在一定道理)。首先,它们符合了人们需要--追求健康长寿。其次,它们无不打上颇有威望的旗号,前者是中国民间秘方,后者是部队医生伟大创造(有点象治梅毒的骗子,打上了“老军医”的自称)。第三,还必须强奸一下“科学”,让它来作些粉饰,你想:打针、输液不都依靠血液传递吗?有病不是要验血吗?现在加了鸡血后,你的血变得如此地好,哪还有什么病不痊愈呢?你知道吗,海洋是人类的起源,海水中含有无穷的宝  藏,什么微量元素、氨基酸…,当然绝对强身治病。第四,宣传者都是穿白大褂的  人,当然他们在人们的心目中比起拿粉笔的我权威性可高得多。
  愚昧迷信加上科学的调料,似乎是一套万应方法,是一个杀不死的幽灵,当这一位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时,另一位粉墨登场了。它们总是或多或少地存在于人们生活的周围,只是有时并未到勃发程度罢了。
  在号称知识分子成堆,被科学课堂熏陶的教育界,这位幽灵居然照样盘旋,其中施虐之一的是“人的大脑可贮藏犹同美国国会图书馆那样多的信息”。它几乎在教育界是人人皆知的名言。既然人脑还有那么多的地方闲置着,好吧,把这块闲置的宝藏发掘出来,所以大家就去“开发人脑”了。人们之所以相信,因为它迎合了解决知识大爆炸的需要,因为提出者是一个外国人,是根据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研究成果所得推论,而宣扬这一名言的又是带上光环的声名显赫的专家和高官。在这一片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已被开发出来的大脑却不管用了。
  冷静下来想一想,人的多余的大脑是哪里来的呢?按生物进化论的观点,人脑发展是因为使用,因为用起来还有些不足,“用进废退”嘛。既然现在多出来了,那大概是女娲造人时本来就多给了,只是我们尚未发现罢了,当然也可能地球人原来是高度发达的太空人的不肖子孙,把祖宗留下的遗产给忘记了,所以要重新开发。
  我们从神经元中找到那么多的信息是否就是它贮藏了这许多信息呢?在电脑中我们可以查阅到全球的信息,并不等于已经下载并贮存于你的硬盘中呀。况且,假定信息贮存是以“全息照片”方式,那么一大片全息照片所提供的并不比小1000倍的底片所提供的信息多多少,事实是人们并不清楚信息是如何贮存在大脑中的,这一推论就缺少了严谨的科学依据。
  好吧,人脑是一个黑箱,暂把它置于一边,看看黑箱之外吧,现实是并没有一个人能记住哪怕一个乡村学校图书馆里所贮存的那些资料。作为科学,它必须具备解释功能和预言功能。这一名言恰恰丝毫也不具备这二个功能。
  需要的并不是开发人脑,而是让那些幽灵联附体的专家和学者恢复他脑的功能。
  数十年来,开发人脑记忆功能由于缺少灵迹的支持,正在悄悄退场,现在它的兄弟登场了,这位兄弟称为“开发右半脑”。只要指出现今实验已指明当形象思维时左右半脑是共同活动的;对于联接左右半脑的胼胝体人们确实不太了解其功能,至少裂脑人的研究推至健康人要郑重些吧。
  幽灵总是要游荡的,问题在于连篇椟地让左手动动的做法似乎在教育界风行起来了,据称将大大提高学生的智力。问题在于艰难生涩的学习材料在“开发人脑”的名言指导下,扼杀了学生的脑,就同大量废信堵塞了你的“伊妹儿”,以至于学生的脑被“炸”掉了。
  让人脑的现有功能正常发挥吧!
  “开发人脑”这个幽灵并不会显灵,而你也不必充当巫婆去招揽幽灵的活计。在知识大爆炸前,在科技迅猛发展前,不要太过浮燥、喧嚣了。
  愿你的脑发挥正常功能。
  发些慈悲,可怜可怜孩子们吧。让他们在成为巫术的牺牲品前逃脱了吧。
             1999/8/24

http://www.being.org.cn/unique/fazhan.htm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