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中国教育的致命缺陷:  

  高考毁掉了基础教育


秋林 2000年10月04日16:14:46

  应试制度扭曲了教育和文化
  高考,一件比婚姻还重要的人生大事
  1977年12月15至17日,“文革”后的首次高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高考成功不仅解决户口问题,还解决干部身份问题,高考成功者可以从农民、知青、工人,成为准“干部”,前程似锦。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再也没有比高考这种形式更直接、有效、快速而又显著地改变前途和命运了。
  诚然,如今社会发展为人们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遇,人们的价值取向和活法也越来越多元化。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接受高等教育是抬高身份和获取机会的唯一途径。高考仍是一个重得不能再重的话题,是一件比婚姻还重要的人生头等大事。也正因此,中国的基础教育带有“学而优则仕”或“考而优则仕”的痕迹,明显具有重视尖子、培养精英的特点,忽视、淘汰失败者和普通学生的不公平、不合理成分非常明显。这种考试制度扭曲了我们的基础教育。
  
  中小学片面追求升求学率,带来了一系列严重问题,毁掉了我们的基础教育。
  由于“一榜定终身”,高考造成了追求升学率和唯分数论。学生的能力变成了应付考试的能力,丰富的知识和鲜活的世界被肢解为一张张试卷。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一至三年级的小学生,近视率为10%,四至六年级的小学生,近视率提高到21.43%,初一的学生的近视率高达28.42%,初二、初三、高一、高三学生的近视率增长更是迅速,分别为45.17%、69.63和70.88%,这种比例可以说世界第一。神经衰弱、营养不良、发育不良、心理不健康、不自信、缺乏主见、自理能力差、缺乏独立性是中国学生的通病,而各种心理疾病患者超过1/4。
  与此同时,设置重点学校也打乱了学校的分布,扰乱了基础教育办学的方向,使一些学校人数严重超标,而另一些学校失去好的生源并缺乏竞争力,有些农村学校干脆关门大吉。在我们的一些中小学,后门生、票子生、条子生非常普遍,某些大城市,上中小学甚至比上大学还难、还贵。而在农村儿童的失学率和退学率则很高,大部分学生很难完成比较完整的初等教育。
  反观教育发达国家,其基础教育是强制性的。它们的中小学学校布局合理,政府明文规定就近入学,不准择校。在英国,如果中小学一个班级的人数超过30人,就会被视为人数太多,西方因材施教、鼓励个性的教学方式便难以达到效果。
  摧残生命:这样的教育如何体现人文精神?
  
  师德太差,过分“负责”只为私利
  教师的素质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在美国、普通公立中学的任课教师75%都有硕士学位。我们的教师在学历上还差很多,但最令人头疼的是师德问题。在教育发达国家,老师与学生是平等的,老师要讲民主,要像尊重成年人一样尊重学生。但在我们的学校里,体罚、侮辱学生是家常便饭。教师对学生非但不能一视同仁,而且有严重的歧视差生的现象。而以教谋私、利用学生、揩学生油的现象更为严重。
  由于升学率指挥一切,教师的住房、奖金、职称、工资晋升、职务提拔都与升学率挂起钩来。为了升学率和奖金,许多教师用剥夺学生的休息时间和课外活动等行为对学生进行“合理合法”的生理、心理摧残。任何不绕着升学率的教学行为是不被允许的。有革新思想或对时下教学方式不买账的教师会被认为“不负责”或“不称职”。
  有些所谓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的过分“负责”对学生来讲简直就是一种灾难。教育部明文规定中上学生家庭作业不能过量。但事实是:小学二三年级的作业量就已很大。有些教师任意加码,剥夺学生的课外活动时间,甚至休息时间。毕业班一般没什么体育课,甚至连周末、假期的时间也被剥夺了。学生的时间大部分都用在复习、补习、等重复劳作上了。虽然教育部三令五申不准许利用假日、周末补课,但各个学校根本不予理睬。而学生虽有怨言,但绝对不敢拒绝。当然,补课同时也是老师创收的机会(补课是要交费的)。
  诚实应该是做人乃至文化的第一品德,但在追求升学率的病态教育方针指导下,诚实已被教育界的一些人抛在了脑后。以高考舞弊为代表的弄虚作假在教育界非常严重,高考作文则是我们教育失败、培养弄虚作假品性的有力证明。有一年的高考作文题目是《战胜脆弱》。在某省的考生中有20%以上的学生说自己父母亡故之际,战胜脆弱,面带微笑走进考场。有一个书法很好的考生则编造了一个自己失去双手、用脚答卷的故事。这就是我们的学生的“创造力”!
  由于升学率的攀比,对作弊,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的默许与纵容乃至组织参与已是公开的秘密。作弊已半公开化、半合法化。这是教育的堕落。

  家长与学校联手,压抑孩子的创造力和个性,奴化教育由此形成。
  90年代初期,孙云晓的《夏令营中的较量》一文曾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并由此引发了素质教育的大讨论。
  在小城市以下的学校,学生很难培养什么爱好,教师不充许,家长也不赞成。望子成龙的家长对学校很配合,与学校联手压抑子女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升大学的愿望和压力比什么都能约束学生的天性、个性、不知不觉中,灵魂也就套上了一个看不见的枷锁。我们的教育似乎要把学生培养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听话、服从成了教育的灵魂。基础教育实际上成了一种奴化教育。
  社会为青少年提供的培养创造力的环境也严重匮乏。像航海、航空、车辆模型及无线电测向等活动有许多青少年都没有听说过。
  教育发达的国家的中小学无论教材还是教学方法,更重视从小培养学生熟悉社会、适应社会、在社会中独立生活的能力。而我们的中学毕业生和刚进大学校门的学生还很幼稚,缺乏独立性。这一点在我们的运动员身上表现得相当明显。如果中国的教育问题不解决,中国足球别想走向世界。这不仅仅是运动技术的的问题。我们的大学生或研究生,还要去参加社会实践,还被责成去“了解、认识社会”,好像他们一直生活在世外桃源里或外星球上。他们因何一直与社会处于脱离状态呢?

  在升学率的指挥捧下,我们的全民教育和基础教育已名存实亡
  教育除了灌输必要的知识之外,更重要的是培植一种文明精神,一种公民意识,一种社会良知和责任,一种对人权的理解和对他人的义务和关爱。我们现在改进高考,提倡素质教育,固然是为了改变死记硬背的局面,但仅有这个还不够。
  中国人关于公民权是什么就缺乏起码的了解和关心,公民意识几乎没有。我们老是抱怨自己的国民缺乏法制观念,犯法而又不善用法律保护自己,其实在我们的学校教育几乎不涉及这个,即使有也全是空洞抽象的内容。而在教育发达的国家,在课堂上常有模拟法庭、模拟选举之类,社会上也可耳濡目染。许多国家把对宪法的学习及民主、法律、人权的基本内涵历来作为教育的第一使命来完成,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的教育在培养合格公民方面是严重失败的。
  我们的高考或高考试卷能容纳得了以上内涵吗?能涉及以上内容吗?我们的教育目标定得太低,只是要把学生培养成匠人,而通过考试的摧残,连这点都难以做到。大学生以下是不鼓励参与社会和了解社会的,培养的是考试机器,是脱离实际、脱离社会的书呆子。
  其实,中国教育的发展目标早已迷失。中国的中小学生到了美国数学几乎都是尖子,甚至被惊为“天才”。但这绝不是值得自豪的事情,这是超强度机械训练的结果,只能证明学习任务太重。我们的基础教育成了为尖子服务。淘汰所谓“差生”、让大部分失去信心并无意向学的残酷竞争。特权观念、优越感、不平等的意识在教育的日常环节里被贯彻并被视为理所当然。如此下去,这些所谓“精英”、“尖子”们“成才”之后能有多少民主意识和平等观念呢?
  毫无疑问,这种教育不利于文化的进步和平等观念的形成。
  对教育来说,全民素质的整体提高最重要,我们的教育应该培养大批的爱因斯坦、爱迪生、比尔.盖茨、迈克尔.乔丹、卡尔.刘易斯,甚至索罗斯,但是,最主要还是培养合格的公民。但是我们的教育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权力下放是高考改革的措施
  高考:最大的民主和公平竞争形式,虽然副作用大,却无可替代
  高考既然有如此大的副作用,那么取消高考则如何?且慢,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一方面,高考是全民参与程度最广泛、竞争最公平的形式和机会。它是属于平民的“希望之路”,在中国,靠考试、靠分数说话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公正、客观了。
  另一方面,高考并非破坏基础教育的最根本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教育体制机械、僵死和教育主管部门过分集权、指挥一切。高考只是这一原因的极端表现形式。如果这种状况不改,只改高考,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带来混乱。
  不过,高考无论如何是貌似公允,是代价极大的“客观公正”。只有淡化高考的作用,减少高考的容量,下放高考的录取自主权,使统考多样化才能拯救基础教育。教育的放权与独立势在必行。

  高校权力有限,民办大学又无法公平竞争
  中国的大学权力和权威是极其有限的,几乎所有事情都要听命于主管。这样,大家的责任心就变得相当淡漠,因而弄虚作假非常严重。在招生方面更是如此,一切都是教育部划定的。这看起来很规范、很公平,但实际上,除了个别考分特别高的考生外,哪个考生在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前也不敢大意,要录取到好学校,找关系、送礼、走后门年年屡禁不止。
  增加大学招生人数,也解决不了问题。即使大家都上了大学问题照样存在。而且,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已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现在上民办大学或自考解决高等教育的路子相当宽。然而,一般学生都不愿走这条路。因为,这种文凭不顶用,解决不了户口、身份问题。在“分配”方面更是如此。实际上,长期以来我们对民办教育是持排斥态度的。而事实上,只有民办教育,尤其是民办高等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我们的教育体制才会有所松动,考生就不一定非得参加统考。如果另一套招生办法确立起来,我们的基础教育和素质教育才会有希望。

  高考需要改革,但更重要的是放权,要提倡灵活办学、民间办学
  国外的大学招生办法是比较灵活的,即便有统一的“高考”,也没有我们的死板、机械和重要得压倒一切。把高考降低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环节,也并不会因此影响初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质量。有些国家,根本没有统一的高考,它们的大学和中学相当独立,大学拥有百分之百的招生权,决定着学生的命运。
  在国外,没有统考照样可以公正合理地录取高素质的学生,基础教育照样普及。借鉴国外,中国的高考有了重大调整,部分省市正在推行“3+X”方案。不过,,“3+X”方案能否改变原来的积弊,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如果仍片面追求升学率,高考科目即使只剩下一门,也还是复习、补习加题海战术,学生仍无暇提高“素质”。
  教育是全社会的事,要对全民负责,全民有权监督、过问教育的事情,而不是全民有求于教育。现在的问题是教育主管部门没有把教育的权力下放给全社会。整个教育体制、考试制度、教材、教学观念没有更新,从根本上改变基础教育的弊端就无从谈起。 

http://www.being.org.cn/unique/gaokao2pe.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