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网权论之五--教育


作者:xuecl 电子邮件:xuecl@8848.net
2000.04.28

网权论之一--网权宣言
网权论之二--网权、接入设备及其他
网权论之三--工商权
网权论之四--网络文体
网权论之五--教育

网权论之六--再谈大学制度
网权论之七--网络时代的科学
网权论之八--游戏规则
网权论之九--政府上网还是网上政府?
网权论之十--出版和知识产权
  众所周知的是互联网的出现极大的延伸了我们的受教育权,在这方面存在的巨大潜力也是大家都认同的。然而被人们普遍忽视的是互联网的出现重新所赋予个人的教育权。个人的教育权也就是系统的传播个人的知识的权利。这种权利在苏格拉底和孔子时代被实践过,当然这种权利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保障。其余的漫长历史中,个人的教育权被遗忘了,教育被定义为制度化的灌输某些集团意识,并把人变为社会的功能部位的一种活动。另一方面,民间手工业者(不仅仅是手工业者)以学徒制传承着他们的技艺,也传承着多样性的文化。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工业化时代之初。现代大学制度的出现为个人的教育权的实施提供了一种方式,个人的创造性精神以“大学共同体”(Joseph Ben-David)的方式出现,这是在缺乏足够有力的信息手段的历史局限性下的不得已的选择。另一方面,工业化的发展给手工业者的学徒制以外部的压力,于是文化的多样性在逐渐的丧失,这也是在缺乏足够有力的信息手段的历史局限性下的不得已的选择。
  现代大学制度是现代民主制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谢泳等学者讨论恢复中国现代大学制度的时候,不知是否意识到中国过去的所谓“高等教育”制度在多年的运行中已经彻底腐蚀了参与其活动的人们。在这种制度下的教授并不能称其为真正意义上的教授。近日网易上在讨论“南京大学学术腐败”问题,中国大学状况普遍如此,单以南大开刀,未免有些冤枉。给这些人们以教授治校的权力,并不能使现代大学制度在中国得以运行。
  如果我们能够肯定民主社会中精英思想的地位,并把现代大学理念定义为:“大学是为实现精英思想的形成和传播而存在的民主制度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将在充分肯定现代大学理念的基础上,分析其制度在非网络社会中形成过程中所受到的种种局限,并展望互联网为现代大学理念在中国的恢复提供了什么样的契机。
  一、为区别于大学之外的专制而提出的学术自由和大学独立。
  学术自由呼声最响亮的时代是十九世纪的德国,德国的大学被设计为一个在普遍不具有自由的社会中享有自由的特权组织,就这一点讲,十九世纪德国的科学家们比中国当代科学家们要幸运得多。而网络时代的特征是:言论自由是普遍的,国家不可能对思想传播进行有效的限制,因为你无法区分发表和存储,无法区分阅读和下载,任何事后追究或事前监督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除非你选择极端的专制,否则只能给社会以普遍的自由。于是单纯提学术自由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这样一来,讨论为保障学术自由而形成的大学独立制度的副作用也就有了操作性的意义。大学独立的传统使得大学游离于大众之外,并且使得主要依赖与大学的科学研究也游离与社会之外,从美国国会否决超级超导体加速器计划到科学的终结等说法都体现了学术研究游离与社会之外所形成的弊端(关于网络时代的科学社会学将在另章别述)。网络时代的大学将天然的独立于任何集团的意识形态,而并不独立与社会之外。网络时代的大学也将摆脱“大学共同体”这一中介体,而成为个人精神直接参预教育活动的制度。大学是且仅仅是一个制度。这是大学的本来面目。
  二、为抗衡科层组织框架和投资者的意识而形成的教授治校制度。
  教授治校是产生学术专制的根源之一,教授资格的产生过程也缺乏学理上的合法性。教授的权威对于受教育者的压抑在各国都表现得非常严重,几年前中国留美学生枪杀教授的事件就是一个突出体现。在中国虽然没有真正意义的教授治校,但是教授已经融为科层组织框架的一部分,所以中国的学术专制问题则更为严重。教授在经济上的独立是产生合理的教授治校的制度的前提之一,经济独立才有可能抗衡大学投资者的意识形态,经济独立才有可能不为保自己的饭碗而压制学术自由。教授经济上独立于大学体制之外,这种状况在西方还很普遍,在中国则从来没有过。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解决上述问题的可能性,网络时代的大学仅仅作为一种制度,是不需要什么投资的(实验室将被剥离于大学之外,就象网络经济站点把制造的具体过程剥离出去一样,这种剥离将另文专述),教授的个人知识构成了大学资产的绝大部分,于是不存在投资者和教育者的对立。网络时代的大学也不存在什么科层组织框架,所以网络大学的教授治校制度可以得到弱化,以保障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充分的自由。 
  三、为适应工业化时代而形成的专业化。
  日益专业化的消极面之一:阻碍了科学本身的发展(科学篇中另述);
  之二:导致了科学理性精神和人文主义思想的分裂(C.P. Snow);
  之三:受教育者被作为工业化中的零件而进行标准化的加工;
  之四:对非主流社会的精英的忽视。
  这里主要讨论最后一点,我总在说精英,因为大学制度并不是民主制度的全部。我在这样的意义上使用精英这一概念:任何社会总有那么一些人比其他人更深刻的了解自己及自己生存的世界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无论这了解是以什么方式来体现,他们都可称为精英,民主社会应该有专门的制度使这些人浮出水面。这种定义包括了那些濒于消失的民族语言的操持者,那些濒于失传的民间技艺的拥有者,这些在工业化时代失去了教育权的精英们,网络时代给了他们这种可能性。然而这种教育权并非自动能够生成,它依赖于网络时代的细化的制度。
  四、为与社会接轨而形成的证书制度。
  游离于社会之外的大学以证书制度体现着其教育这部分功能与社会的接轨。由于我们没有其他渠道去了解一个“人”,于是“人”被体现在一份份的证书上,这证书就向产品说明书一样,伴随着我们的一生。证书制和中国传统等级观念的结合使得这一倾向发展到极致。对证书的崇拜使我们忽视了真正的人,即使在我们能够看到这个人的全部的时候。国家领导人们个个都有名牌的证书,单这一点就足以向公众证明了其当政的合法性;反过来,持有这证书的人作了领导,又证明我们的大学制度总体上是好的。证书制度把我们引入这样的怪圈,而网络时代是没有证书的地位的。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各方面资料会在几秒钟只内来到用人者的桌面;更进一步说,网络时代将以个人自主活动代替集团的活动,对人的评估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人将以其本身的活动与思想站立于人群中,其中一些因其活动与思想的创造性而被称为精英。
  讨论过教育权这一方面之后,我们便能够更清楚的看到受教育权能够延伸到什么程度。一个对手工不感兴趣的孩子可以免除做不好一个板凳的难堪,而尽早的参与到纯粹科学的讨论中去;一个对汉语不感兴趣的撒拉少年可以师承现存的撒拉语的大师,而不必被认为是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几个倾向于精神世界的青年,可能发现世界另一端存在一种只有一个人还在信奉的宗教;只喜欢做鞋而不愿学文法的几个孩子会发现那个意大利的靴匠,而这万里之外的学徒会使这老人欣喜若狂……多元价值观的社会将在这种教育理念和教育制度下生成。
  可以作出结论了:网络时代的教育制度对于现有制度是革命性的,这种制度最底层的理念仍然是对个人的权利的保障。最后,用这一观点分析一下我国现有教育网站的状况:
  电子商务大潮之后,教育网站成为又一个投资热点,国内基本上每周都有新的教育站点的出现。就对象而言有面向中学生的、面向大学生的、面向成人的;就手段而言,较为流行的是课件制度,辅以网上直播,BBS或EMAIL答疑等形式;但就其立足点而言都是作为传统教育的辅助手段而存在的。不可否认,这种教育站点在充分配置社会教育资源方面将起相当大的作用,同时也会促进传统教育向网络化教育的过渡。但如果仅仅把教育网站的目标定位于此,则是大大的低估了网络对现有社会制度的冲击,也忽视了网络为个人的教育和受教育权的实施所提供的机会。
  比起这些网络大学,更接近我们所讨论的理念的是个人主页和公告版。各自独立的个人主页并不能够完成我们所讨论的大学功能,因为它虽然极具各性化并充满创造力但不能使精英思想得以自动浮现,教育毕竟是一社会现象,个人主页只是有可能成为内容的主要部分。而作为大学所独有的那部分制度将很可能来源于虚拟社区上的实践,如何避免灌水文章,如何界定版主的权利等等看似非常小的问题的讨论,深入下去,不同的选择会引向不同的制度,其中一些就会是我们所说的教育制度。
  目标离我们并不远。

http://www.being.org.cn/unique/netpower5.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