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网权论之九--政府上网还是网上政府?


作者:xuecl 电子邮件:xuecl@8848.net
2000.5

网权论之一--网权宣言
网权论之二--网权、接入设备及其他
网权论之三--工商权
网权论之四--网络文体
网权论之五--教育

网权论之六--再谈大学制度
网权论之七--网络时代的科学
网权论之八--游戏规则
网权论之九--政府上网还是网上政府?
网权论之十--出版和知识产权
  一位网友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一个问题,“是网络为社会服务,还是社会为网络服务?”这是个很有启发性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一切都是为人服务的,在网权论中分析了网络对人权的更大保障的潜力,而现有社会对人权的保障却不那么令人满意,那么就应该以网络社会的观念去改造现有社会制度。同样的道理可以用于政府的改造。
  搞电子商务的人都知道,把传统商业模式搬到网上的做法是很危险的,但是搞政府上网的人却不去考虑当前的政府运行机制是否适合网络时代的要求,其实搞政府上网工程的人也没有这个权力。在这里我要劝那些揽政府上网工程的人们要谨慎一些,先看看您所针对的那个政府有没有决心甚至有没有打算改造其功能以适应网络社会。
  参考我在游戏规则篇中得出的结论,适合网络时代的政府必须是最弱意义的政府,你可以说那太理想化了,但它至少不能是个强力的政府,而现政府能够放弃它的权力么?
  许多经济学家似乎都认同一种理论,认为在改革中需要一个强力的政府,但政府过多的干预正是低效率和腐败的来源。上海的徐匡迪针对重复建设说过一段话,大意是要减少重复建设,首先应该取消审批制度。政府官员中能说出这样实话的实在是不多见。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几乎所有的方面政府干预的结果,几乎都是越搅越乱。国营企业该破产了,却要死命的维持,美其名曰为了减少失业。我们看个例子,农垦商社99年亏损4亿,假设有4000人靠这企业吃饭,把这不该亏损的4亿拿去分了,每人可分10万。这就是养企业和直接养人的成本的差异。再有国家在证券市场干预的例子,琼民源的大骗局以重组为中关村告结,皆大欢喜,美其名曰保护投资者利益,实际上却鼓励了黑箱操作和过度投机,如此下去中国证券市场永远也不可能成熟起来。类似的例子俯首皆是,如果你在一个行政事业单位,看看你的工作对社会产生多少效益(是正的还是负的?),再看看这单位除了发工资之外还花了多少纳税人的钱,如果在搞政府上网中还要花更多的纳税人的钱,那政府上网工程还是不搞的好。
  所以说现在不是政府上网的时候,而是以网上政府的观念改造我们的政府的时候。这是网络时代的要求,更是严峻的现实的要求。

http://www.being.org.cn/unique/netpower9.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