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网络侵蚀着心灵的细腻与精微


新浪网友:慧远

  人们常说互联网改变了人的生活,对于生活在中国传统生活方式之中的人们,对于温柔敦厚,感情内敛,与人为善的传统中国人,互联网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一场革命,那不仅仅是思想上的革命,同时也是感情上的,生活方式上的革命。有人说“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互联网”,有人说“当你登陆上网,随着剧情的深入,什么样的人物和故事都有可能出现”,网络的世界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个崭新的,五彩缤纷的天地。

  触网不久,我就不自觉地沦为一个所谓的网虫,我开始不分昼夜地在网上飘啊飘啊。我泡聊天室,变换各种身份与美眉们(鬼知道是否真的是美眉)打情骂俏,我去各个网站的BBS灌水,拍砖,那一段时间我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大虾”,佝偻在电脑显示屏前,目光暗淡,精神迷乱;偶尔出去一回,也是四肢无力,精神委靡,带点“黄病色”。渐渐的,我开始有了自己喜爱的网络社区,有了自己习惯的网络生活,我不再胡乱晃荡,而有了自己经常光顾的网站,也有了自己圈子里的网友,我们都把那些网站视作自己的精神家园。去这些网站的BBS贴文章是最令我欣喜若狂的事情,比如在那个“性问题论坛”,人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面对性问题,发表自己对于性的看法,有时还可以读到非常精彩的性体验的段子,就象村上春树的小说所写到的那样,“不妨有一个视角来将性作为一个表现形式——作为一种亲密的交流形式——加以积极对待。”人们坦诚相待,没有任何沉重的感受,把性作为人人之间亲密的交流形式,在日常生活当中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在这里却成为一种现实。还有一个文化聊天室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总是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泡上一杯清茶,开始了与各位网上大虾们的聚会,我们在这里针砭时弊,指点江山,有时也发发牢骚,吐吐苦水,偶尔也会开个“月光酒会”,彼此遥碰一杯,做为神交已久的见证。

  但网络到底算是一个什么东东呢?上网越久,这种疑惑也就越来越多地困扰自己。不可否认,上网的乐趣很大程度在于一种神秘的虚幻,一旦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就会破坏那种平等公正的气氛,所幸的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所以你可以上窜下跳,逮谁咬谁。所有的网民都是平等的,没有政治,经济的差异,也没有“蓝领”和“白领”,高官与平民之分,在网上没有骄傲与自卑,这是最让人感到轻松的地方。但网络无疑是一把双仞剑,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产生一种虚无缥缈的困惑。在聊天室里信口开河之后,我常常有一种丧失真我的感觉,我不止一次的自问:这就是自己吗?在BBS上尽得童言无忌的乐趣,除了娱人自娱而外,却没有任何成功的感觉。常常在午夜敖游之后,我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贫乏,就象经历了一场梦游,经历了一场感情泡沫与成就泡沫的双层破灭,我感到苍白而虚弱,甚至怀疑到个人存在的真实性。仍然是一样的夜空,仍然是一样的月光,但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呢?

  曾经在《书城》上读到过许知远的一篇文章,他这样写到:“在这个空间中,万物是由简单而没有重复的0与1组成,它们随时可以被打破与重组;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充分隐匿其间,无须任何责任与信誉。借此,我们的确获得了某种轻逸的力量……他们变换着不同的名字,与不同的异性与同性进行着交流。然而,很快我们就发现了这群伪卡萨诺瓦(欧洲著名的花花公子)们的虚弱之处。他们缺乏基本的勇气与真正的自由。他们躲在屏幕背后,他们唯一的关注点仅仅是形式单一的网络调情。……他们没有核心,只是漫无目的地飘。”正是借助了网络的黑暗,懦夫变成了强者,一向的道德楷模变成了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知天命的老人变成了青春美少年,感情内敛,沉默寡言的人则变得侃侃而谈,口无遮拦。正是借助了网络的黑暗,人们得以满足一种阴暗的心理需要,那是属于规范之外的,边缘性的,下意识的心理展现。

  网络在侵蚀着传统的细腻与精微,清晨接收电子邮件时的感觉的确好爽,正是在与机器的交流中,我们不知不觉地改变了自己的写作方式,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的感情方式。我忘不了自己独坐灯下给远方的朋友所写的第一封书信,更忘不了自己给心爱的姑娘写出的第一封情书,那些不知被涂改了多少次的书信的确很幼稚,今天看去甚至还有些矫情,但是我永远无法忘记自己执笔在手时心灵的颤抖,它们无不饱蘸着自己深挚的感情啊!我们是否已经感受到,电子邮件已然没有了这种带有墨香的私人气息,没有了朋友之间促膝谈心的亲切感——我们可以在一封传统书信的字里行间把握到对方感情的起伏,但电子邮件却显得如此冰冷,机械,例行公事,它根本无法承载深刻,真挚,细腻的人类感情,在电子邮件的打磨之下,我们更加讲求效率,我们的感情平滑而缺少起伏,它再也没有了山重水复,一折三叹的细腻与精致。

  “如果说,工业时代解放了人类的手足,大大延伸了人类身体的能力,那么数字时代则企图‘解放’人类的大脑,甚至解放人类情感,想象方面的问题。当先进技术无孔不入地插进人类的身体和生活,人类还有多少东西留给自己?”“在电脑控制发展的未来,人类是否会将自己的大脑托付给电脑,人生不再需要从幼稚到成长到成熟到苍老的种种生活体验,因为电脑会模拟一切?我们每个个体还能成其为个体吗?个性魅力,美好的情感,智慧还有价值吗?”(《读书》2000年7月号)

  在今天这个时代,这已经成为我们不能不认真面对的疑问。也许人类最终还是需要这样一种柔情,用我们敏感的心灵去感受人生的纤微,去发现人生蕴藏的美丽,用一腔柔情去抚爱它们,去感受它们;计算机的确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是我们永远也不能让它任意践踏人类深邃的思想与丰富的情感,否则,它对人类而言还有什么意义呢?

  人在网上,我不能不时时告戒自己,我决不要成为一个网络人!

原文发表在新浪文教 2000/09/15

http://www.being.org.cn/unique/netw.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