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素质教育随想


作者:陈晓华 深圳育才中学

  西方有位学者说过,“把所学的东西都忘了,剩下的就是教育。”有人为此套用这句话来解释素质,“当我们把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全部忘掉的时候,剩下的就是素质。”那么顺下的是什么呢?一个军人,历经部队这个熔炉的锻压,历经艰苦的磨练的铸造。退伍以后留给他们的是什么?是军人的作风和素质!是积淀于军人血液中的气质、性格、处事态度和行为习惯中的那股豪放之气。素质也一样,对困难是主动还是被动?对逆境是积极还是消极?对竞争是乐观还是悲观?对人生是豁达向上还是消极厌世?精神生活是丰富还是贫乏?性格是开朗乐观还是内敛忧郁?在许多时候,都不是我们自己可以主动选择的,而是生活和教育赋予的。在我们不知不觉的生活境遇中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最近很流行的一本书,是黄全愈的《素质教育在美国》,他在书中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西方特别推崇自我“I”而不是我“Me”,因为“I”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大写,而“Me”只有在句首时才有大写的资格。也就是说,西方文化推崇“自我”,而不太重视“角色”。挪拉在离开“玩偶之家”时,赫尔默说:“请记住――你首当其冲的是妻子和母亲!”挪拉说:“我相信我是妻子和母亲的之前,我首先是一个人!”挪拉首先想到的也是自我,即使是她赖以生存的环境。在我们这个强调“克己”的国度,显然是行不通的,即使鲁迅这样的民主战士,也要给挪拉的出走蒙上一层阴影。
  语言是文化载体,也是社会现象。看看我们的汉语就更有意思了:和人有关的字,几乎都有“人”旁。他、她、你、们等,唯独“我”中没有“人”旁,根据顾颉刚先生的考证,“我”的古象形字竟然是一尊刑具,和人居然没有直接关系,是惩罚人的工具。就连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也把“人”写成“私”字,难怪要动用刑具去压制了。我国的孔老夫子应该是教育家了,他也提出过“克己复礼”的观点。充分显示了我国从古以来压制“自我”的文化渊源。纵观我国古代文化,就更是如此。我国是礼仪之邦,对别人不能直呼其名,只能称字号,或用官职和地名去代替,即使是平辈,也要说“台兄”、“足下”,连姓都不能直接呼喊。对自己则贬得一无是处,晚辈则是愚生,年龄小点要说愚弟,即使是君王也要假惺惺地说自己是寡德之人。自己的房子即使是豪宅也要说是寒舍,对人家的父母,要说令尊令堂,人家的儿子女儿要说令公子、令千金,而自己的就是家父、家慈、犬子、小女。就连妻子,人家的就是贵夫人,自己的就是贱内。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一般也很少看到有“我认为”怎么样的情况,如果是学生在和老师争论问题的时候说,动不动就“我认为”,“狂”的帽子恐怕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而在美国三五岁的小孩,动不动就我认为,动不动就你伤了我的感情,和人见面时也习惯自己介绍自己,也装模作样的把手伸出来:“我叫某某,很高兴认识你。”
  记得我刚来育才的时候,朋友就向我介绍,在推销自己的时候,千万要表现出你的自信,不要太谦虚,而当时我实在是很难接受这个观点。记得我妻子去企业求职的时候,好在是一个朋友介绍的,老板说:“你会做什么?”学中文的她看着现代化的总经理办公室,脱口而出,“我什么也不会。”没想到的是总经理哈哈大笑,笑过以后纠正我妻子,“你应该说,我什么都会,不过在有些方面还有待于进一步努力。”
  小时候,由于出生不好,读书的时候,成绩是很不错的,但很少得到过表扬。即使是考第一,也没有表扬可言,记得全班同学都戴上红领巾了,只有我还是“布衣”。老师说,如果你再表现好一点,就有希望了。记得我为了戴上红领巾,我认真读书,认真劳动,从不迟到,上课坐得端端正正,可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好像是玻璃瓶里的青蛙,前途是光明的,可就是没有出路。我举手,老师看不见。只有在其他同学都答不上来的时候,回答问题的机会才偶尔幸运地降临到我的头上。我先以为是老师没有看见,后来经过多次验证,我才知道,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和同学争论问题,我的对了,肯定不会有表扬的,我也习惯了。课间私下里的争论更是如此,在别人无话可说的时候,最有力的话语就是“地主崽子”。和同学相处,弱者不屑于我的同情,强者不屑于与我为友。老师无视我的努力,在多次遭受同伴的凌辱之后,不得不早早就辍学了。于是跟着大人干活,在大人中间,我从来就是没有言语权,也没有我说话的机会。跟男人干活,“你也跟男人干活,鸡公大的力气!”于是跟女人干活,“你一个大男人,也跟女人干活?”弄得我不男不女,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了。和小伙伴上山砍柴,没有依靠,没有温暖,有的只有无尽的遗憾,毫无公平可言。
  于是我沉默了,内敛了,深沉了,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压制自我的结果是:胆怯、懦弱、沉默、犹豫不决、缺乏自信。平时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生怕受到伤害。有自尊,却过于敏感,这些不能不说是时代打下的烙印。为今天的素质教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反面素材。
  
  来深圳育才中学不久,正碰上学校举行“科技节”,生物活动小组的学生说给我验血,说是想看看我的血型。结果是B型,大家都睁大眼睛,不相信。为什么会是这样?善于张扬自己个性的外向型的血型,却如此内敛、如此沉默?我的解释是:也许是生活环境的外因对我性格的影响吧。我不知道薛宝钗是什么血型,但她成长的环境和家庭背景使她不需要去和一般的丫头计较,她所计较的是博取大家的好感,博取老太太的欢心。也不知道林黛玉是什么血型,但我相信,她的地位和家庭背景使她不得不对自己进行保护,她为了自己的尊严,进行反抗和斗争,尽管她斗争的方式是刻薄的语言和廉价的眼泪,但环境对她们的影响绝对是不可低估的。
  为此我想到了教育环境。我这里谈的不是指物质的、客体的、外在的存在对象,而是指关涉主体所拥有的文化的、精神的、心理的、内在的、主体的体验氛围与和谐的人际互动。现在最时髦的说法就是创新,有人说,创新意识最鲜明的特点是一种氛围。这种氛围里充满着期待、鼓励、热情、包容。每个人在心底里都想与众不同,而我们的教育却没有这种包容和气度。学生的思想上的出格,也许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无意义,但可能有百分之一的创新的萌芽,为了这可能的百分之一的创新的萌芽,我们要去包容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错误。如果学生来讨论问题,我们是热情的鼓励的期待的。如果学生提出不同的见解,我们是和蔼的理解的平等的。如果学生对我们的批评,我们是虚心的诚恳的接受的,而不是心虚的狡辩的恼羞成怒的。那么,我们的自己创设的人文的、内在的、主体的、灵动的环境就更能体现教育主体的能动的发挥空间,更能体现教育者的见识、胸臆和襟怀。即使在恶劣的环境下,同样可以营造出蕴含着教育者价值追求、意愿、旨趣的人文氛围和情境,这种软环境,较之教育设施等的硬环境,有着更为深刻的意蕴和教育的真义。
  我们的教学,知识内涵,就不容忽视。当教师对他所授的知识内容融会贯通、如同己出、了如指掌的时候,才能得心应手、左右逢源,顺手拈来、皆成妙趣,才会有“一览众山小”的沉着与自信。只有教师把在课堂上的注意力集中在与学生的思想和情感的交流方面,教学才能切入学生的经验体系,课堂生活才能成为师生共存的生活。
  我们的教育同样有这个问题,有人说,教育性原则首先是人道主义原则。这是切中肯綮之语,是鞭辟入里之论。试想:我们的教育,如果教师的教育没有切入学生的思想领域或者没有深入学生的心灵的情感体系中,想通过棒喝式的、威严式的训示企图求得醍醐灌顶的效果,那只能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四川的李镇西提出的“爱心教育”,但这种爱绝对不能理解为庸俗的、本能的雷同于父母对子女的那种爱心,这是一种经过深华了的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爱”,是一种神圣的、超越功利色彩的伟大的爱。这种爱,能够宽容学生偶然的过失,理解学生偶然的误解,容忍学生一时的莽撞,保护学生的人格尊严。允许有不同的见解,允许有反对的声音,从容地面对学生的质疑,自信地在学生面前检讨。这种爱,善于发现学生缺点中的优点,善于化批评为鼓励与表扬,善于在学生的个性中找到适合群体的共性,善于在学生的优点上进行不显山不漏水的强化,使之成为永恒。善于在平淡的学习和生活中见微知著,防微杜渐。这种爱,有孟子的仁爱,有墨子的博爱。有尊长的慈爱,也有父亲的严爱。唯独没有不利于他们成长的溺爱。
  我要强调的是,教育者在教育过程中播撒了爱的种子,在爱的呵护和培育下,经过爱心的浇灌,通过爱心的沐浴,在爱心的滋润洗礼下,就会生长出爱心的结晶。你将感受到学生的温情和爱心,感受到学生的充满信赖和尊敬的目光。在这种爱心的互动过程中,教育者将更加净化自己的魂灵,升华自己的爱心,从而去更加精心营造一汪沐浴灵府的深潭,让人沉醉其中,这是爱的氛围与环境。西方有人说过,“拿走了爱,生活将成为一座坟墓。”同样的道理,生活和学习中充盈和浸润着爱心,留给学生的就是春日的鲜花、夏日的小溪、秋天的明月、冬日的阳光。在这样的氛围里,作为教师,面对的必将是美好的微笑和真诚的关爱。在这样的氛围里,师生以及学生之间的心灵的距离是最短的。在这里温润着无言的感动,流淌着真诚的关爱,积淀着人性美好与憧憬,撒满了和谐、平静和愉悦。
 在这样的环境里,体现了对人的价值与意义的理解与尊崇,能够让处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感受到庄严、崇高和被净化了的自我超越的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营造的是自己把自己说服、自己被自己感动、自己把自己征服的人格上的升华和心灵上的飞跃。
  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我们班上就一定有这种环境和氛围,这是我期待的教育环境和氛围。我不过是努力在建设和追求。但是,我见过让学生蹲马步,膝盖上放黑板刷,且不让掉下来;也见过让学生站在后面,一连几天不让坐的;听过按名次排座位的;也听到过说“你一个实足的二百四十九,连二百五都不够格”的话。也听人说,有老师公开问:“你们说:“我们班谁最笨啊?”于是大家把指头一齐指向某某。网上也贴出了教育忌语,忌语里许多话绝不是空穴来风,有些是有据可查的。我也知道,老师是好心。但问题是好心就一定要这样?君不见话语霸权是好心,体罚辱骂是好心,恨铁不成钢是好心,讽刺挖苦是好心。但是,我要强调的是:凡是缺乏爱的地方,无论品格还是智慧,都不能充分的或自由的发展。我相信,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是建立在蔑视和敌视之上的,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是靠惩罚和制裁来实现的。
  中国的教师人数这么多,每一个教师影响着一批人,每一个教师都可以营造一个教育环境。这种环境的营造体现着教师的人格魅力、价值取向,也孕育着教师的胸臆和襟怀,更是教育者本身素质的具体体现。
  
  当今社会,注重效率和效益。在这样一个由技术和物欲主宰的时代,平静的心态、古典的心情、心性的修养、人文的关怀,渐渐的变得陌生与遥远。教育也就显得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在这种思想观念的主导下,外在所包装,利益的算计,几乎无处不在。即使是教育思想、教育观念的渗润和熏染也成了轻巧的复制与克隆。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教育正是慢工出细活的事业,如果以功利的思想去对待教育,无疑是和真正的教育背道而驰。但是,在我们的身边,注重成绩,忽视心理和思想教育的情况比比皆是。管理上的量化,制度上的量化,分数上的量化,德育上的量化,那些冷冰冰的数字就真的能够反映一个集体的和谐?能够表述出一个学生的心灵世界?特别是每次大考过后,成绩统计出来时,大会小会上宣布,各班之间的评比,他班多0、01分,他班少0、02分。并且和奖金能力荣誉挂钩。试想谁愿意要基础比较弱的学生?在各科分科的时候,同事成仇,名争暗斗,有些还走关系,做工作,置学生的兴趣和爱好于不顾。成绩出来了,对着学生的成绩计算,他拉了多少分,他退了多少名,要是那个学生走了,我班就可以上升多少。在这种机制下?大家走捷径,抄近道。于是按分数排座位的有之,把差生挤走的有之。有些为达到目的,对差生欲加之罪,让学生觉得在这里呆不下去,自动离开。有些恐吓他不让参加高考,各种手段,不一而足。旁人如此,自己不适当的做些手脚,势必无法竞争。几次失败,就会总结经验,就会心态失空,恬淡的心情就会扭曲,于是训斥、侮辱,处罚、体罚或者变相体罚。找家长,情急时口不择言。凡此种种,数来令人发指,也令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汗颜。
  作为教师,要他们不食人间烟火,淡泊宁静地对待奖金和荣誉,这要求恐怕太高,便是我,也无法做到。教师也是社会的人,也有七情六欲,也要柴米油盐。大的环境不改变,你要老师去“三更有梦书当枕”,“半床明月半床书”。这虽然清高,但不切实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时确实如此。
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仅仅是将“应试教育”作为“素质教育”的对立面,那么大大的窄化和浅化素质教育的意旨和内涵。素质教育应该承担起否弃一切不人道的教育,一切非人性教育的历史使命。由于人的发展的全面性,理想的教育应当具有良好的教育的所有特征,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切有益的教育改革的探索,一切被实践证明好的教育的途径和方法都可以囊括在“素质教育”之中的原因。因此,素质教育作为一种理想的教育和先进的教育的代名词,作为面向新世纪教育的价值追求,是有着学理上的确当性的,它对于凝聚全民族智慧,去创造、建构一种理想的教育模式,去追求一种良好的教育的社会心理氛围是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的。肖川博士认为:素质教育是能够促进学生自主发展、和谐发展、有特色的发展和可持续的发展的教育。
  要改变这种现状,改革评价机制是当务之急。要求我们的省市教育部门的一把手,从培育人的大计出发,真正倡扬一种培育人的教育,用宁静的心态、平和的心情给我们的后代一种良好的教育。给无助的心灵带来希望,给稚嫩的双手带来力量,给迷蒙的双眼带来清明,给孱弱的身躯带来强健。一个拥有希望、力量和自信的人,最有可能成为幸福生活的创建者和美好生活的建设者。

 

网络地址:http://www.being.org.cn/unique/suzhi.htm
原发表:http://sq.k12.com.cn/forums/read.php3?f=37&i=30681&t=30681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