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为了忘却的纪念


作者:叶冲 新中中学

  新闻界有句话: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算新闻。此番日本修改教科书,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应该算是“狗咬人”的不成“新闻”的新闻。从东史郎因其战争日记成为右翼分子的被告并被日最高法院驳回上诉,到日本右翼团体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搞所谓“彻底验证二十世纪最大谎言‘南京大屠杀’的集会,以及每年8月15日宛然成为日本官方法定事务的靖国神社参拜,和其他在日本各地频繁上演的重新审查战争历史的右翼活动,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其主题全然一致,其目的高度统一,就是日本在二战中进行的战争行为到底是不是侵略?日本到底应不应该负战争罪行?这也不禁让善良的中国人民扭过头去,看看这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究竟受了多大的委屈?
  从1894年的甲午战争,到1937年至1945的大举侵华,誓死效忠天皇的“大日本皇军”“奉诏亲征”;大军过处,兵燹遍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这是他们在“奉诏膺惩”。1945年,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统一反击下,他们才不得不“奉诏停战”。是啊,他们没有侵略,没有殖民,从头到尾,他们都是在“奉诏行事”,甚至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败”字。然而,就在这“奉诏”的旗帜指引下,三光政策,细菌战,慰安妇……一切反人类反人性无道义无良知的手段相继出现,尽态极能,罄竹难书,令人发指。而在他们“进入”中国,建立所谓的“王道乐土”的过程中,5000多万的中国人被夺去了生命。
  算了,有人开导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要向前看。好吧,我就向前看。二战后的日本宪法规定“放弃使用战争手段”,然而,据保守估计,日本海军的实力在西方世界里排名第五(甲午海战中,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就是在与日本海军的交锋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日本已完全拥有了航空母舰与原子弹等高精尖武器的制造技术(长期以来,日本不断渲染广岛、长崎的两颗原子弹对自己造成的战争伤害,向世人表明自己也是受害国之一);一向宣称自己的职能仅是防卫国家的日本海上和陆上自卫队,可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士兵的军队,其最低的职务都由军官担任(换句话说,一旦发生战争,这些自卫队的军官们可立即成为战斗部队的指挥长,而其国民也可在一夜之间“全民皆兵”);最近,在台湾问题上态度一向暧昧难辨的日本政府,更是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批准了鼓吹“台独”的李登辉入境“治病”。长达50年的对台殖民统治,使日本人有着一种很深的“台湾情结”。急于寻求外援的李登辉此次的“投怀送抱”,正是暗合了某些日本人潜藏于心中的那份由来已久难以疏解的情愫。难道真的会像有些人所预言的那样,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只拥有导弹驱逐舰的人民海  军与装备了先进武器的日本海军,在台湾海峡重新进行一场“甲午海战”?
够了,不用多说了。过去也好,未来也罢,孰是孰非,谁对谁错,一切都彰然于目。日本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更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们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有人说:历史不是一个随便让人打扮的女孩子。但是,在日本人的眼里,历史就是这样被他们随意地装扮着,涂饰着。他们本人就是罪恶的制造者,暴行的发明者和冤孽的践行者,没有人会比他们更了解事情的真相。一切的史料与细节,所有的真相与事实,他们其实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这一切在他们的思维里却是以另一种面貌和顺序排列着:大东亚共荣圈的破产,不是爱好和平的亚洲人民的福祉,而是他们大日本皇军的耻辱;停战协定的签署,不是结束人民苦难,而是大和民族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宁可切腹自杀也不自称投降的武士道精神,不是狭隘的英雄主义,而是光耀家族的爱国主义。归结到一点,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过去是,将来更是。在这种深入骨髓的“集体无意识”的驱动下,也就有了我们开头的那些令我等耳熟能详也惊诧不已的怪事。这也就无怪乎一些访日归来的人会惊叹:日本的孩子从会操作电脑游戏开始,就沉浸在祖先的杀人快感里;年轻人则深为“皇军”的“英雄史诗”而骄傲,为成为右翼分子而自豪;一些二战老兵(还有政府官员)不但不进行任何忏悔,反而常常为曾经的“败局”而惋惜。
  农夫至死才明白,蛇永远都不应该同情。而善良的人们也常常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们始终难以明白强盗的逻辑:为什么他杀了人,还要成天喊冤?让我们看看另一个有着沉重的民族耻辱的国家——以色列。毋庸置疑,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也是最富有的民族。他们用过人的智慧为自己创造了令世人仰慕的财富和金钱。但是,当面对着耶路撒冷高大巍峨且斑驳不堪的哭墙时,他们却不自觉地弯下双膝,流下了热泪,口中吟诵起公元六世纪时,他们的祖先沦为巴比伦奴隶时的歌谣。在他们的心中,仇人的面孔永远都像自己脸上的伤疤一样清晰。正因为此,号称世界四大情报组织之一的以色列特工机构“摩萨德”会历时数十载,在世界范围内追踪前纳粹战犯,并尽可能将其带回以色列进行审判;也正因为此,每当欧洲新纳粹主义抬头,以色列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对其进行大声的斥责与强烈的遏制。“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以色列不但自己没有忘记历史,他还在反复地告诫昔日的敌人,不要忘记历史。
  当年,我们以一种既往不咎的大度放弃了对日本的本来合理合法合情的战争索赔,把和平的希望寄托于下一代的友好;我们在废墟上默默地掩埋了亲人残缺不全的尸首,把美好的愿望托付于未来的建设。所以,我们宽容了敌人,淡忘了过去,回避了争议。然而,事实无情地告诉我们,这一切努力的效果竟是那样的苍白。当我们把亚运圣火送往钓鱼岛的时候,我们遭到了悬挂太阳旗的军舰的阻挠;当我们齐心协力一起拉动民族经济大车的时候,却常常因日本政府“羊癜疯”般的制造日圆贷款问题而停滞;当我们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态度指出日本篡改历史教科书误导下一代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更为猖狂更为荒唐的历史涂改。其实,我们宽容的是邪恶,淡忘的是耻辱,回避的是真相。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在旅游景区穿着日本军服,手持东洋军刀,威风八面地取景拍照的时候,当你身穿日本和服,与自己的爱人拍摄婚纱照,享受生活快乐的时候,当你酒酣饭饱,手拿话筒高唱《铁道游击队》《游击队员之歌》等卡拉OK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在你的脚下的土地里,长眠着5000万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无辜死去的同胞。年轻的朋友们,当你捧着日本卡通书而沉醉于美妙的动漫世界之中的时候,当你带着耳机欢快地哼唱着日本流行歌曲的时候,当你和同为“哈日族”的同学们争论着今年日本红白歌会的金奖得主是谁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你们喜滋滋地所接受的这种文化的母国曾经是(或许将来也是)带给我们民族有史以来最大苦难的敌人。
  《国际歌》里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是啊,我们常把希望寄于他人,希望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其实,这如同希望蚊子不要吸血,疯狗不要伤人,恶狼不要吃羊一样的飘渺无望。希望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要创造我们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为了地下5000万的罹难者,为了这不能忘却的纪念,我们应把希望寄于民族的复兴和国家的富强。《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松花江上》不应只成为卡拉OK里愉情悦性,博人一笑的休闲文化,而应成为铭记民族耻辱,激励国家富强的历史强音!

 

http://www.being.org.cn/unique/wlwq.htm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