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存教育--另类视野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素质教育 ”与“深海鱼油”


作者:黄晓星 
waldorfchina@yahoo.com

  我在美国读教育学时,听说“素质教育在美国”得到中国人的称道,为了更加了解美国的“素质教育 ”,请教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道格拉斯.斯朗。我也是跟风用英文Quality Education来翻译不久前国内提出的 “素质教育”,但是教授理解的Quality Education(素质教育)的内涵跟我从国内的特定环境下所理解的Quality Education(素质教育)相差很大。他说他的印象中没有教育家提出Quality Education作为教育理念,Quality Education这个词是指实施教育的质量,而不是针对人的(素质)Quality而进行Education(教育)。(注:Quality, 现代英汉字典中解释为,品质,性质,特质,特性,才能。)
  我实在不能让教授道格拉斯.斯朗明白中国所提倡的素质教育的“内涵”,如果把“素质教育”硬翻译成英文Quality Education,那么,我们所提倡的“素质教育” 跟美国的“素质教育”Quality Education是词不达意的。我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不用英文Quality Education来统称他们如此“成功”的教育为“素质教育”,以便让中国人把英文的Quality Education翻译成中文的 “素质教育”,而偏偏是中国人先走一步,首先提出了素质教育,让我们跟不懂汉语的外国人进行教育交流时,找不到相应的英文来翻译,而用Quality Education搞到词不达意。中国人确非常了解美国的“素质教育”吗?不久前,有位留学美国的教育博士通过比较他的孩子在美国和中国的教育之后,让全中国关心教育的人都认为美国的“素质教育”已经走在我们的前头。有人听说我也是在美国学习教育的,于是人叫我介绍美国的素质教育。
  这时我才想起1998年暑假回国时,给亲朋好友带“深海鱼油”的尴尬。那时,我听说“深海鱼油”在国内被炒得非常火,带一些“深海鱼油” 比美钞或伟哥都强。我到纽约的唐人街去买了一箱,一共十二瓶才40美元,价廉物美,又美国带回去的原装货,我非常得意地带回家去。回到中国后,朋友见到一大箱“深海鱼油”说我:“真老土!亏你在美国呆了那么长时间,深海鱼油是中国人用美国来麻醉自己人,你在美国有没有看到那个老美吃这东西?”这一问我突然醒悟起来了。所以,这一次回国是有人拜托带什么“核酸营养品”时,我就打了一个大问号。回国之后,朋友自然不问我是否带了“核酸营养品”,但是,不断地有人向我请教 “美国的素质教育”。
  这时,我不得不告诉大家,“美国的素质教育”就象美国的“深海鱼油”和“核酸营养品”那样,只有中国人推崇和消费,因为美国人的Quality Education 跟我们提的素质教育是不同的概念。一些聪明的商人马上就知道该怎么满足顾客的需求了,于是马上开一个家庭作坊连夜开工,制出《素质教育的在日本》,不久又有人制出《素质教育在澳大利亚》,相信不久你会看到又《素质教育在新加坡》《素质教育在马来西亚》甚至以后还会有《素质教育在俄罗斯》等等之类的书。
  中国人习惯用自己的概念去套别人,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和判断别人,所以,当我们在搞革命时,认定了全世界都在搞革命,当我们在搞素质教育时,也认定了全世界都在搞素质教育。于是,在中国包装的“美国素质教育”,就如“核酸营养”,有美国教育博士的推崇,很容易找到市场。然而,美国有那么多的教育理念,却没给中国人介绍一种。中国人在单一化的思维和“教育专家”的影响下,造成了一个印象是,美国好像也有比我们先进的“素质教育”。其实,美国的教育理念、教育模式、教育方式和教育管理等等都是多元化的,美国没有统一的教育模式,各州有自己不同的教育法规和政策,很多教育,无论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大学、专门教育机构、中学小学、幼儿园,在教育理论、教育模式、教育方式和教育管理等等都有不同程度的自由和独立。
  美国多元化的价值观和地方自治意识决定了教育的多元化,在单一价值观社会生活贯的人很难理解。我的美国老师相信吃素有利于健康,自己坚持吃素,她四岁和八岁的女儿不那么认为,所以,她恨死肉也要给孩子们买。所以美国人对健康营养品的认同也是千差万别的,中国人又知道他们有何不同的看法呢?只要是靠产品推销者的免费教育和不负责任的专家学者指点吧!美国人普遍都吃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片,如果你到药房或超市去,保证你数不清有多少种选择。至于那一种好就得看那一种的广告引起你的主意了。所以,中国人要学习美国的“素质教育”,就得看是谁在给你介绍了。如果有人在国外看到别人搞得好的教育,就认定那就是我们所提倡的教育,于是称他们为“素质教育”。这样,符合我们英明的国策,也符合我们的国情,于是开始引进,这样至少应该比别人推荐的好。所以,中国的教育史,其实是一部教育引进史。
  中国古代的教育理念就象中国古代的营养学那么丰富和深奥,我们对自己的自己的营养理念失去了信心,于是开始寻找美国的营养,所以从美国的花期参到深海鱼油,从核酸营养到伟哥,无不说明我们缺乏自信。缺乏自信是由于我们的科技和经济落后吗?对!因为我们的最高信仰就是科技和经济,最高的科技和最强大的经济都在美国,也等于说至高无上的上帝也在美国。
  凭自己的判断对待别人的教育自己去看、自己去学习,应该是无可厚非得事,可悲是有人在有意无意地造假,象我从美国带“深海鱼油”那样的人,自己混沌不说,而且误导了本来就盲目的江东父老。清醒的人应该知道虽然最高的科技和最强大的经济都在美国,但不是等于说至高无上等上帝也在美国,也不因为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的经济比我们好,上帝就在他们那里,所以,他们的教育也不一定是我们所提倡的素质教育的那个概念。如果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教育不好,就学习别人的教育,通过学习来提出自己的教育理念,而不是解释概念,更不是用自己的概念套别人的教育。
  对素质教育的概念误解的人,提出了一些令中华民族迷惑的问题,如“为什么中国的中学生年年能击败众多对手,获得国际奥林匹克竞赛的各种个人奖和集体奖,而自诺贝尔奖设奖以来,没有任何一个中国高校能培养出获诺贝尔奖的人材?”其实是把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研究机构混为一谈,而不能针对中国在基础教育阶段所提出的素质教育。因为,学前和中小学教育是属于基础教育,大学和研究机构的教育属高等教育,这两种教育无论从教育理念、教育体系和教育手段等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非常不同的教育。尤其在美国,这两类教育相差天壤之别,这样很容易让人把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研究机构的等所有的教育都笼统地用素质教育这个概念来套。
  中国有这样的故事,刘向《新序杂事》“叶公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而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
  叶公喜欢龙,但他不知道龙是什么样子,当真正的龙来了,他就躲开。这个故事用来说明我们现在提倡的素质教育和进行素质教育的状况很贴切。首先,素质教育,从教育理论也好,教育实践也好,从来就是一个不存在的,是不久前提出来的纯概念。如人们想象出来的、具有兽形特征的、人格化和神化的龙,目前为止,人们对龙的认识还是在想象阶段,所以,无论叶公有多丰富的想象力,他想象中的龙跟“真龙”都有区别,不过,叶公还有一定的想象力,以致他能画了各种各样的龙。现在进行素质教育的人也许都还未想象一下,什么是素质教育,就挂着素质教育之名,大发教育政策之财,或者干脆就在原来的教育之前灌上素质两个之。而象叶公好龙那样喜欢素质教育的人,就解释素质教育这个概念,从概念出发,发展出套教育理论,当然这套理论就是进行素质教育的依据了。
  中华民族画了几千年的龙,还没有人敢说自己画的龙跟“真龙”的一样,而人们画的龙都是自己想象中的美好形象,所以,中国人还会把龙不断地画下去。如果某个伟大人物或者权威人士说,龙应该有一个统一的形象,以后画龙应该按照某个模式来画,这样中华民族的“龙文化”就麻烦了,相信没有大人物愚蠢到这种地步。但是,在素质教育这个概念上看来有大人物要统一解释,以致达成“共识”,虽然,还没有红头文件说明,什么样的教育是素质教育,什么样的教育还是老式的应试教育。时下好像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赞同注重学生的心理素质、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具有创造性思维、综合能力、重视人文艺术教育等提法。
  目前,素质教育可谓四面出击、异彩纷呈,有些学校勉强在校内办起了美术班、音乐班,要求学生必须学会简单的素描或者掌握一样乐器,就说学校实施了素质教育,学生的素质得到了全面提高,不顾学生是否喜欢、能不能学好,只要说做了就好像已经大功告成。还有些学校组织学生上街搞两次活动,或是去敬老院慰问一下老人,就好像跟上了素质教育的潮流。素质教育在中国,有一部分人还在概念上纠缠不休或叫口号的时候,另一部分人已经建立一个模式了,而且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人来学习,并企图灌切到每一所学校去,进行单一化、标准化和批量化教育生产,这是把教育当作垄断性的商业行为,做素质教育的生意。
  居然概念已提出来了,我们就该实践素质教育,谁能提出真正的素质教育,就让他们去实践吧!素质教育就如我们的想象中的龙,既然龙是想象出来的人格化和神化了的、具有兽形特征的生物体,就让人们根据自己的现象去画,或着去研究龙的文化吧!否则真出现时,也象龙叶公那样,“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这样,政府就得提供宽松的教育和文化环境,让教育多元化地实践不同的教育理念和实行不同的教育实践,不而是建立一个固定的模式,更不应把学校当做行政来灌输一种素质教育的模式,中小学校应该是在政府的支持和指导下自由发展,而不是市场化和产业化发展(也许职业学校和部分大学可以这样做)。政府和教育部门应该是象其他发达国家那样脚踏实地改革现行教育中不合时、不合理的部分,教育部门不应“管”教育而是监督教育,不但在办学模式上自由地尝试,而且在教育理念、教学模式和教学内容上让学校实行自由发挥,最终走向教育多元化,这个自由的尝试和实践的过程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真正的教育之道是在不断的教育改革和教育实践之中,真可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教育的成果不象经济发展那么快一两年内就见到指标。
  包括日本、南韩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教育经验已经告诉我们,教育的投入要三十年之后才能看到效果。但是中国好功求积的各级官员和校长只是追求短期的教育成果,同时教育改革又牵涉着各方的利益,这些人会真的喜欢素质教育吗?主流教育代表了政府的价值观,现代教育都主流教育一统天下,其他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流派只是限于学术范围内争论,或者在学校的围墙内研究和比较,事实上,比教教育理论、教育流派、教育模式和教育管理没多大的意义。因为,通过比较后得出的结论都是不符合国情而被否定了,只是拿一些教育的方法和教育手段来安慰那些僵化的教育改革者,有些教育方法和手段常常被冒充为先进的教育流派来进行商业炒作。
  教育是社会文化和艺术生活的象征,也是现实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全球的社会文化和艺术生活已经在走向多元化了,教育更加要走向多元化。教育的多元化不能仅仅是在教育方法和教育手段上,更重要的是教育理论、教育流派、教育模式和教育管理的多元化。任何教育如果不能在社会生活中形成一种文化现象,甚至都不能在学校和家庭生活体现什么有特征的文化,都是没有教育理念的教育。任何好的教育都应能在学校和家庭生活中展现一种新的文化现象,教育才能融入社会文化生活,长远地解决现实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并能给社会的变革带来力量,坚持这样的教育理理念的教育实践就是素质教育。

 

网络地址:http://www.being.org.cn/unique/yuyou.htm
发布时间:2002.03.23

回到首页 回到主页

关于我们 | 版权说明 | 教育网志 | 联系编辑
Copyright © Being Lab. Some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惟存教育实验室